财新传媒
2016年11月30日 09:32

清理僵尸企业需要市场和行政两种手段

当前中国宏观经济调控的主要抓手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供给侧改革的首要任务就是“去产能”,即减少过剩的产能,包括清理“僵尸企业”。所谓僵尸企业,就是那些没有盈利希望,仅仅依靠政府补贴或银行贷款而苟延残喘的低效率企业。在必须减少过剩产能这个问题上,大家没有什么争议。但是,在如何减少过剩产能以及如何处置僵尸企业这个问题上,目前还存在争议或疑惑。有人认为,既然产能过剩是一种市场现象,而十八届三中全会又强调了“让市场在资源配置过程中起决定性作用”,那么就应该让市场来淘汰过剩产能,政府没有必要干预。然而,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僵尸企业的产生本来就不是纯粹市场经济的结果,而......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25日 20:58

谁来监督监察委员会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提出设立“国家监察委员会”,统筹反腐败工作。今天晚上的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播放了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在北京、山西和浙江三个试点地区的调研新闻,基本上明确了将纪检部门、监察部门、检察院的反贪和渎职部门、预防腐败局整合为国家监察委员会的设想。
 
2014年7月24日,中国人民大家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反腐败与新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发布了国内第一份针对“一把手”的反腐败报告,报告作者为人大国发院副院长和经济学教授聂辉华、人大国发院研究员和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教授仝志辉。在这份反腐败报告中,我们提出了几个重要建议。其中包括加强反腐败机构的整合,将......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23日 13:14

谁是经济学界的良心?

【导读】对一个学者或者个人的评价,最好不要用业界“良心”来称呼。在当下,敢于和善于批评政府和社会,既需要勇气又需要智慧。
 
这是一次关于经济学界“良心”的对话。
 
网民:有人说,XXX是“经济学界的良心”。我们觉得这是经济学界最高的民间赞誉了。您怎么看这种评价?
 
聂辉华:我觉得对一个学者或者个人的评价,最好不要用业界“良心”来称呼。这样的说法有两个问题:第一,似乎业界大部分人员都没有良心,只有个别人有良心。这显然有失公允。有很多人做了很多有价值的事情,你们不可能都知道吧?第......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21日 13:44

讲座:解读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惠园名师讲座——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解读


【时间】2016年11月21日18:30-20:00
【地点】对外经贸大学诚信楼三层国际会议厅
【主题】挑战所罗门国王的智慧——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解读

公元前1000年的耶路撒冷曾诞生了一颗智慧之星,他的王国呼啸着一个世纪的繁盛,他的独一无二被写进圣经。当今时代,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提出的契约论将市场制度又一次推向完备,在看似矛盾的得失中寻求到均衡。人类长河生生不息,唯有智慧的碰撞与思考的启迪将一切源头与未来连接在一起。今天,我邀你一同仰望耶路撒冷的星空,我邀你一同站在诺奖得主的身旁,去重新理解经济学的意义,去重新定义......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21日 08:50

反腐败要让物价降下来

聂氏政经评论(微信ID: RUC_NIE)

原题:《制度成本推高物价》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16日 13:45

对中国深层次改革的思考

【导读】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成果“不完全契约理论”对于中国的改革战略具有重要的启示。我们认为,中国改革的总体战略应该从“摸着石头过河”转换为“架起桥梁过河”。因为“摸着石头过河”会带来不稳定的预期,会导致政府的事后机会主义行为。当然,停止改革比摸石头过河更糟糕。为此,今天推送我2011年发表于《国际经济评论》的一篇文章《对中国深层次改革的思考》。
 
提要:本文重新考察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总体战略,从不完全契约理论的角度解释了“摸着石头过河”战略在过去三十年中取得成功的原因,并指出了这一战略所内含的中央政府的承诺问题以及......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14日 08:00

我对中国经济学界的两点顾虑

[导读]11月5日,第四届中国组织经济学研讨会(年会)在广州中山大学召开。聂辉华作为会议联合发起人之一,应这次会议的组织者、中山大学岭南学院徐现祥教授邀请,做一个简短的致辞。以下为发言内容。
 
首先,我代表中国组织经济学研讨会的发起人,感谢大家来参加今天的会议。我每年都要参加很多会议,其中一半是学术性会议,另一半是非学术性会议。在所有的会议演讲中,一半是收钱的,另一半是不收钱的。我最喜欢的组合,当然是参加学术性会议,然后获得市场化的报酬。但是,最优情况往往是不可能实现的。次优的情况是,参加高品质的学术性会议,哪怕并没有市场化的报酬。因为参加高品质的学术会议,可以学习新......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12日 08:32

契约理论对国企改革成败的启示

【导读】很多人看过我写的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系列普及文章。过去的文章更多介绍不完全契约理论,今天这篇会重点介绍完全契约理论,并着重评述国企改革的成败。本文也是诺奖介绍的终结篇,不会再有通俗性介绍文章了,只有理论文章,就是晦涩难懂、佶屈聱牙的那种文章。——聂辉华 2016年11月11日(双十一) 于上海国家会计学院
 
经济学理论源于现实又高于现实。2016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契约理论(contract theory)就是这样一种理论。一方面,契约理论与我们的现实生活息息相关,因为我们就是生活在契约(或合同)的世界里;另一方面,契约理论的模型高深莫测,别说普通读者难以理解,就是一般的......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10日 14:53

特朗普的心灵鸡汤

特朗普的心灵鸡汤

【导读】特朗普爆出冷门,当选美国总统之后,很多人问我,他的书怎么样?我说,不怎么样,不信你自己看。

昨天注定是世界选举史上最重要的也是最为戏剧性的一天之一。一个没有任何从政经验、说话口无遮拦、行事风格怪异的富翁特朗普(或川普,Donald Trump),一个在历次民调中都落后于另一位总统候选人希拉里的怪叔叔,一个被所有精英阶层都不看好的“疯子”,居然在投票中一路领先,成功当选美国总统!在所有的事后报道中,我觉得最有意思的是,一个纽约选民说,我周围投票给特朗普的人连五个都不到,但是他居然当选了,这真的是我认识的美国吗?还是我活在假想之中?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05日 07:22

什么样的团队更容易成功?

【导读】不管是在企业界还是学术界,人与人之间的竞争在很大程度上是团队之间的竞争。那么,什么样的团队更容易成功呢?以创业为例,我认为异质性团队更容易成功。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学术界。
 
一、创业团队中的“三同”趋势
 
随着“大创创业、万众创新”热潮的涌来,这几年周围创业的人越来越多了。但是创业的方式都差不多,就是创业者拉上几个同学、同事或同乡(“三同”),可能还有亲戚,组成一个创业团队,然后找一个项目,逐渐把企业做大。按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的话说,就是“搭班子、定战略、带队伍”。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01日 09:23

弹性分成:分税制的契约与影响

弹性分成:分税制的契约与影响
文 | 吕冰洋 聂辉华
 
【导读】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了契约理论。在前面的几篇文章中,我重点介绍了不完全契约理论,但其实完全契约理论的应用也非常广泛。我提出的“政企合谋”模型就是完全契约理论的应用。今天,我推送一篇与吕冰洋教授合作的文章,这篇文章应用2016年诺奖得主之一Holmstrom教授关于激励系统的分析框架,来理解中国的分税制。分税制是理解中国政府行为的关键环节,也是理解中国新政治经济学的关键环节。
[提 要]中国的分税制本质上是一个弹性的分成合同系统。这是因为,中国的分税制是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关于剩余分配的各种子契约的组合,这些子契约可归为四种基本......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27日 09:29

小微企业如何在经济转型中艰难生存

一、从经理到老板
 
在上一篇文章《一个小老板的企业管理困惑》[1]里,我讲述了一个企业管理的故事。阿科是我在江西老家的小伙伴,小学毕业后,跟一个师傅学做木工3年,出师后到江浙地区的家具厂做木工,然后学会了电脑绘图和设计欧式家具,最后从一个普通木工先后升为班长和生产部门经理。于是,阿科从一个小木匠变成了一个管理者。2009年春节回家时,阿科将他在企业管理中遇到的困惑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我从企业理论的角度详细地解释了管理的来龙去脉。回去上班之后,他按照我的提示,结合家具厂的实际情况,慢慢摸索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管理方法,企业发展很快。但他毕竟只是一个打工仔,生产经理的职位让他遇......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24日 09:42

从权力的角度理解公司治理

【导读】只出了一本专著的哈特,凭啥拿下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用一句话概括,不完全契约理论是关于权力的理论,分析了谁应该在什么情况下行使权力,以及如何行使权力。这对于公司治理、国企改革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对于欧美经济学教授来说,“著作等身”这个形容著述颇多的词语用在他们身上其实并不恰当。因为欧美经济学者的成果主要体现为有同行评审的学术论文,而非著作。也因此,很多大牌的经济学教授一生都可能没有出版过一本专著。就拿刚刚获得过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哈佛大学教授哈特(Oliver Hart)来说,他今年68岁了,但是只有一本著作《企业、合同与财务结构》(Firms, Contracts,......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15日 08:51

诺奖得主哈特的“七年之痒”

【导读】在前天的诺贝尔经济学奖专题介绍《不完全契约理论的争论》中,我介绍了2016年两个诺奖得主分别代表的不完全契约理论和完全契约理论之间的争论。尽管他们在理论上争得你死我活,然而很多读者表示并看不懂。在今天刊发于《南方周末》的这篇介绍文章里,我用了一些形象的例子说明了什么是道德风险、逆向选择和敲竹杠,以及两派之间的论证。虽然我已经写了三篇介绍文章,但是这篇的故事和案例与之前的不同。(然而这并非最后一篇......)
 
作者:聂辉华
 
一、“七年之痒”
 
2016年10月10日,瑞典皇家科学......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14日 09:35

不完全契约理论的争论

【导读】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了哈佛大学哈特和MIT霍姆斯特朗教授,以表彰他们在契约理论方面的贡献。哈特的主要贡献在于不完全契约理论,霍姆斯特朗的主要贡献在于完全契约理论,两者本来是水火不相容的,曾经斗得你死我活。这就是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有趣之处,它不是第一次同时授予两个有冲突的理论(人)。1974年哈耶克和缪尔达尔一起获得诺奖,2013年法玛和席勒一起获奖,都是很搞笑的组合。对于非专业读者而言,甚至对于很多专业读者而言,完全契约理论和不完全契约理论的争论是难以理解的,因为太晦涩了。因此,我今天向大家推送2011年的一篇学术性文章,详细介绍了两者之间的冲突和竞争。下次有空,再写一篇大众版的《不完全契约理论......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14日 07:52

从权力的角度理解公司治理

聂辉华:从权力的角度理解公司治理|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专题介绍4 
聂氏政经评论(微信号:ruc_nie)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12日 09:41

不完全契约理论的来龙去脉(一)

20世纪70年代,伴随信息经济学的异军突起,经济学家开始从信息不对称的角度来研究微观经济主体的激励问题。信息经济学的研究框架是,将博弈主体分为委托人和代理人两类,并将两者之间的交易看作一种契约(contract),研究委托人如何通过收入转移和风险分担来激励代理人。因此,信息经济学又可称为代理理论、契约理论和激励理论。早期的契约理论假定契约是完全的(complete),即缔约双方可以考虑到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并以可证实的条款写入合同之中,而且合同能够被第三方(如法院)无成本地强制实施,因此关键的问题是如何在事前设计精细的激励机制。然而,由于有限理性和交易费用的存在,现实中的契约通常是不完全的。首先,缔约双方难以预......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11日 10:43

不完全契约理论对中国改革的启迪

不完全契约理论对中国改革的启迪

一、不完全契约理论是什么?

诺贝尔奖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学术奖项。正因为是最重要的,所以也很容易引起争议。很多做出了突出贡献的学者,至今没有获得诺贝尔奖,很多人为会他们打抱不平。不过,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哈佛大学教授哈特(Oliver Hart)和MIT经济学教授霍姆斯特朗(Bengt Holmstrom),应该是争议最少的一次,因为他们的重大理论贡献早就该获得诺奖了。这一次,诺奖可谓实至名归。为什么这么说呢?

瑞典诺贝尔奖委员会的颁奖词说明,哈特和霍姆斯特朗在契约理论(contract theory)方面做出了杰出贡献。什么是契约理论呢?契......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10日 18:53

祝贺哈佛导师哈特教授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导读】等待是一种煎熬,也是一种考验。等到的那天,一切都已值得。哈特教授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这是无数学者的共同期待。

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Oliver Hart(哈特)和MIT经济学教授Bengt Holmstrom(霍姆斯特朗),以表彰他们在契约理论(contract theory)方面的杰出贡献。这次诺奖的颁发,相对而言并无悬念,因为他们早已在候选人名单上多年了。

哈特和霍姆斯特朗是契约理论的开创者与领军人物,这一理论已经被广泛应用于分析企业问题、政府问题、法律问题以及各类社会问题。他们1987年发表的综述文章《契约理论》(The Theory of Contracts)奠定了他们在这个领域的权威地位。

所谓契约理论......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09日 22:03

哈特:是否会再次与诺贝尔经济学奖擦肩而过?

按:每年10月份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之日,都让无数经济学者和经济学子翘首以待。一旦公布,欣喜者有之,失落者有之,愤怒者亦有之。由于经济学并非硬科学,经济学理论难以得到大范围的公认,因此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候选人名单往往比长安街还长。要准确地猜中诺奖得主,估计比获得诺奖容易不了多少。在这些候选人名单中,肯定少不了不完全契约理论和产权理论的开创者与领军人物、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奥利弗-哈特(Oliver Hart)。200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了另一个奥利弗,奥利弗-威廉姆森教授,致使哈特教授与诺奖擦肩而过;这一次,衷心希望他如愿以偿。下面这篇文章,发表于2010年《经济学家茶座》。谨以此文,献给我在哈佛的博士后导师哈特......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