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聂辉华 > 暑假居然快完了!

暑假居然快完了!

很多人以为,大学教师每年有两个月暑假休息,这是很好的福利。但真实情况并非如此。今年暑假我们团队还没有来得及真正休息,假期就快结束了!我6月底跟学生说,我们7月在学校继续举行读书会,8月份出去调研或者回家休息。结果,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再度肆虐,所以我们最终哪里也没去,并且今晚又举行了一次读书会。

这个暑假发生了很多事情,这些事情可能产生或大或小的影响,值得记载,也顺便回应一些大家的关切。

1、7月底至今的监管风暴,持续不断,在资本市场刮起了狂风暴雨。我们团队这几年开始关注政策不确定性对企业的影响。以前我们在调研企业时,还不能完全感同身受。现在作为资本市场的参与者,我们才能切身感受到政策不确定性对决策和财富的巨大冲击。一个朋友在微信朋友圈评论:雷霆雨露,皆是圣恩。很快,大家将会发现,这轮监管风暴对市场化进程的影响不可低估。窗口期之后,再想施行激进政策就难了,但难熬的是当下。

2、我的新书《一切皆契约:真实世界中的博弈与决策》,首印2万册,基本售罄,战绩不错。要知道,在很少人读书的当下,财经类图书能卖2万册就是畅销书了。这也印证了我一直以来的一个理念:在中国,传播正确的常识比理论创新更为重要。

3、暑假只更新了一次视频节目,目前该节目点击量为4万次。我和制作团队非常用心,但投入产出很不划算,因此更新没有那么频繁。由于互联网技术的进步和基础设施的完善,目前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成为网民了。十亿网民中,大专以上文化程度者只有10%。全球民粹主义的兴起,大环境的变化,“观念市场”的下沉,对致力于传播公共知识的知识分子来说,是一个严峻的挑战:我们还能不能心平气和地讨论一个问题?当无法应战时,只好高挂免战牌。埋首书斋,犬儒主义,可能是“为往圣继绝学”,也可能是在牛角尖的学问里自嗨。

4、众所周知,大环境发生了变化,很多问题不太方便研究。因应时势,我们团队不得不做出转变:一是开辟新的研究领域,减少专一化带来的风险;二是夯实理论基础,更加注重新的建模技术;三是加大国际化力度,坚持“两条腿走路”。对我来说,真想一辈子只研究政企关系,但刚毕业的年轻老师要生存,没毕业的博士生要找饭碗。我们必须在生存和发展之间权衡取舍。唯一能安慰人的是,有心人可以安心地研究一些基础性、长期性的大问题了,毕竟喧嚣之下,其实都在“裸泳”。

5、为了准备商学院的“政企关系”培训课,我翻阅了几十篇论文和著作,查找了几十个案例,准备了上百页的PPT。企业目前最关心的政企关系问题,既是一个重大的理论问题,也是一个关键的实践难题,可惜很多观点和素材只能转化为“潜知识”。我打算将PPT拓展为一本书,说不定是我这半辈子唯一一本真正实用的著作了。

6、8月13日上午,我去“看理想”公司录制节目,和一个年轻编辑进行一场关于年轻人工作和生活价值的对话。这可以说是一次触及灵魂的对话:如何在一个高度“内卷”的时代,让自己过得更加快乐?我想起了人大同事周濂的一句发问:在一个乌烟瘴气的喧嚣迷茫时代,我们如何过上符合德性的生活?我的回答是,太难了,因为太多人为了一日三餐,根本顾不上不及一日三省。归根结底,没有经济的发展,要实现内心的平和与环境的和谐,几乎是不可能的。在个人无法改变大环境的背景下,唯一能让自己内心平和的方式,就是多读书,多了解历史,然后你就会觉得当下的很多“惯例”只是历史长河里的一朵浪花。

刚工作时该不该好好表现?

为什么主观考核会产生“马屁精”?

KPI考核的弊端是什么?

为什么组织内部不能随便引入竞争机制?

什么样的家族企业能长盛不衰?

为什么合同要故意留下漏洞?

教师、医生应该有固定工资,还是绩效工资?

企业管理人员的收入应当多少来自奖金,多少来自认股权?

中央和地方如何分钱机制是不是影响了房价?

......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