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聂辉华 > 民办教育到了敦刻尔克时刻吗?

民办教育到了敦刻尔克时刻吗?

23日下午,我应邀到参加了博鳌教育论坛组织的“教育新政下的民办学校研讨会”。一开始,一个律师介绍了江苏宿迁宿豫中学充公案。大概情节是,一个民营企业家在当年仇和当政并大搞民营化时期,投资收购了一所公立中学。之后,不断投资扩张。但是,学校原有的公办教师因为社保问题多次上访,导致地方政府不满。地方迫使投资人捐出学校,结果学校捐了,人也被判刑了。然后,北理工律师徐昕谈了对此案的看法。他提醒,企业家不要轻易进入民办教育行业,风险太大。他列举了几类常见的罪名:非法经营罪、诈骗罪、非法集资罪、职务侵占罪,等等。听得人心惊肉跳。原来办学校,不仅可能挣不到钱,还可能进监狱!
 
我是最后一个发言的人。我的发言稿整理如下。

办好教育需要市场和政府两只手
 
我先讲两个现象,然后从理论上谈谈政府监管教育行业的理论思考和逻辑问题。
 
我先说一个新闻。大家可能不知道,就在我们开会的时候,据说刚刚发了一个新通知,所有的上市公司不能投资于学科培训的教育。学科培训的教育不能上市。这导致已经暴跌的新东方、好未来、高途,在原价基础上又暴跌了50%,基本上回到了一年前的起点。【 相关文章
 
第一个现象,美国最好的大学是私立大学,但中国不是。我在中国人民大学,学校西门边有一所大学,叫“中国科技经营管理大学”,我们戏称“中科大”。后来不让民办大学叫大学了,它改成“中国科技经营管理学院”。再后来,连中国两个字也不能叫,所以它现在的名字是“北京科技经营管理学院”,而且地点从人大西门搬到了昌平,在一个非常偏的地方。
 
第二个现象,民办学校面临的管制。我询问了民办学校的校长,他说,新的教育促进法以后,限制更多了,他讲了三件事情,我印象比较深。
 
第一,限制地域。比如你在A县注册,不能招B县的学生。在北京注册,不能招外地学生,而以前是可以流动的。
 
第二,限人数。每个学校多少人,教育主管部门是规定死的,依据什么规定不知道,反正不能超编。这导致有的学校有很多教室,却招不到人;有的学校没有教室,招了很多人,但又没有办法上课。但是没办法,一刀切。
 
第三,限分数。某地规定,中考低于360分不能进民办高中。分数高的去了好的公办学校,分数很低的赶到职校去,等于把职校定位为收“垃圾”的地方。民办高中往下不能收,往上竞争不过公办高中,就没有什么生源。
 
接下来谈一点理论思考。我想一个问题,为什么政府在教育行业要这么大规模管,而且管得这么多、这么严、这么死呢?从理论上政府要干预市场,主要原因是市场失灵,而市场失灵主要由于四个原因。第一,公共物品;第二,外部性;第三,垄断;第四,信息不对称。我想了下,找不到一个理由可以解释,为什么要频繁、深度地干预教育。有人抱怨,政府现在是用计划经济的思维管市场经济的事情。刚才王占阳老师也谈到了公共品,我澄清一点,严格的公共品的定义是:第一,非竞争性。我用了,你也可以用,而教育完全有竞争性,大学入学的名额就这么多,所以它不符合非竞争性。第二,非排他性。非排他性是没有办法在技术上不让别人使用。比如,阳光,不能阻挡大家使用阳光。但教育可以,不让上就不让上,它是准入制。教育哪一点像公用品呢?它完全不具备公共品的性质。而且对大多数人来说,教育是人力资本投资。我们为什么努力读书,因为读书可以改变命运。为什么可以改变命运,因为可以多挣钱,这显然是个人受益的事。
 
我们退一步,假如找不到市场失灵的依据,那是不是因为教育有一些公益的属性呢?或者说,它不是一个纯粹的效率问题,它可能是个公平问题。因为教育是改变社会流动的最好通道。假如这样的话,这不是一个纯粹的经济学问题,所以不能用纯粹的经济学来解释。我退一步,这个领域可以有一部分市场配置,可以有一部分政府干预,起码要做到这样的平衡。假设我们把教育定义为是一个兼顾效率与公平的行业,这也行,那政府的干预有没有形成效率和公平呢?我觉得有时既没有公平,也没有效率。我个人极为反感超级中学,哪怕是最好的某某附中。请问,公共教育的钱、国家财政的钱,凭什么投到少数公办学校?这没任何道理。这是大家的钱,凭什么投给少数学校?在发达国家这么做,可能要被起诉的。因此,不要以为政府干预了,政府就能保证公平。大学人为分等,211、985,其实也不公平。以211为例,政策规定国家三分之二的经费,给两所学校,剩下的给其他学校,但这有道理吗?
 
那政府如何更好地兼顾效率与公平呢?我想了一个比方。比如车牌,北京是摇号,完全靠运气。上海是拍卖,比较讲效率。有的地方既要效率,卖更多的钱,又要公平,保证穷人有,那就一半拍卖,一半摇号,这样就挺好。你有钱,你去拍卖;不想付钱,那你等。这个思路很好。教育行业也应如此。公立教育应该解决公平问题,民办教育提高效率,这样才是合理定位。
 
(本文转自:“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微信公众号)



推荐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