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聂辉华 > 赚钱很正常,不用立牌坊

赚钱很正常,不用立牌坊

我的研究领域之一是企业理论和制度经济学。企业理论兴盛于上个世纪70年代,它主要关注的问题是“企业的本质是什么”。几乎是同一时期,经济学家们除了争论企业的本质,也在争论“企业的宗旨是什么”。最著名的代表性观点是经济学家弗里德曼提出的,他认为企业唯一的宗旨是追求利润最大化,而不是承担企业社会责任(CSR)或者参与ESG(环境、社会和治理)。不管是从理论还是实践上讲,企业的本质和企业的宗旨都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哈特(Hart)不仅是企业理论的领军人物,近几年他也高度关注ESG问题,而且即将有一篇论文发表于顶级的《政治经济学期刊》(JPE)。我最近和哈特教授讨论了他的观点,由此也对ESG问题产生了兴趣。

正巧,人大商学院的一个同事邀请我参加5月9日举行的一个ESG论坛,于是我欣然同意了。我看了一下议程,赫然发现伦敦商学院教授Alex Edmans有一个主旨演讲,内容是关于他在人大出版社刚出版的新书。怪不得这个活动由人大商学院和出版社联合举办,原来是为了卖书。不过没关系,只要能讨论一些关于ESG的学术问题就很好了。为此,我特意读了Edmans的新书,并且和人大经济学院的同事讨论了两次。Edmans在新书里提出了“蛋糕经济学”的理念。他的核心观点是:企业应该通过参与ESG活动“做大蛋糕”,惠及所有利益相关者(包括客户、工人、供应商、社区和环境)。为此,他特意提供了一项研究证据,表明企业为了追求社会价值最大化,反而能比追求利润最大化的企业获得更高的利润(股票回报)。坦白地说,他的观点过于乐观了。一个很简单的质疑是:如果好人必定有好报,为什么这个社会还要经常宣传好人好事呢?如果好人必定有好报,为什么坏人没有被淘汰呢?尽管他在书中声称要使用严谨的逻辑和证据,但是他用来论证的逻辑或证据,都可以被用来质疑自己的观点。这些年,ESG突然成了热点,但很多号称研究或者从事ESG实践的人却没有搞明白一些基本问题:为什么企业要参与ESG活动?是不是所有企业都要参与ESG?企业如果提供公共物品,那它和政府有什么区别?更多的人,只是关注ESG和企业财务指标的相关性而已,但连Edmans自己都承认,有很多证据表明两者并没有显著的正相关关系,更何况相关性不代表因果关系。反正,今天下午就要举行线上论坛了,我想到时或许有机会直接向他提问,于是满怀期待。

下午论坛的重点环节,就是Edmans的演讲。不过,他其实只讲了几分钟,结果就是播放他事前录制的一个视频。不过,视频之后还有一个简短的答疑环节,结果就是主持人代为提问了。不过,这场演讲之后Edmans还要去南方一所著名大学发表在线演讲,结果我发现两场演讲的主题和内容完全一样。看来,这次没机会“质疑”了。我打算一会在嘉宾讨论环节提出这个问题。

终于到了嘉宾讨论环节。按照之前的“剧本”,商学院的主持人会问我三个问题,其中有两个问题是有价值的,每个嘉宾可以回答5分钟。一开始,热情的主持人就把第一个问题送给了我。她问:从经济学角度看待“做大蛋糕”和Edmans的“蛋糕经济学”有什么区别?说实话,这个问题有点无厘头。因为Edmans是金融学教授,而金融学属于(应用)经济学的一个分支。这就好比你问,中国的GDP和江西省的GDP有什么不同一样。于是,我打算三言两语解释一下这个问题,然后期待详细地回答后面两个问题。但是我没想到,主持人并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掉头去问担任嘉宾的几个业界大咖。大咖果然是大咖,哪怕面对一个“经济学”问题,他们也能侃侃而谈。其中一位大概很资深,因为他的口头禅是“你们那时还小”、“我告诉你们吧”。主持人一脸仰慕,于是商学院教授和业界大咖热情互动。这个时代,有钱的老板看不起商学院教授,而商学院教授又看不起没钱的经济学教授。经济学教授唯一值得自豪的,就是懂一点数学模型。略感安慰的是,还好我懂一点模型。这么想着,我就决定先撤了,反正没自己什么事了。毕竟,已经下午五点多了,食堂的晚饭是五点开始,六点结束。我这个人没啥优点,唯一的美德就是按时吃饭作息。

在食堂吃饭时,正巧碰到了财金学院的小邹同学。我们热情地聊起了今天的股市。别看小邹年纪小我两轮,但是股市操盘经验比我丰富得多。我吃饭很快,风卷残云,但是一顿饭的功夫,我们就达成了一个重要共识:目前的大A将在三千点左右震动。我感觉,这是我在人大食堂吃过的含“金”量最高的一顿饭。且看明天大A能否雄起。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