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聂辉华 > 为什么说数字化转型不是花钱就能买来的?

为什么说数字化转型不是花钱就能买来的?

新京报讯 2022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过去几年,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加速融合。近些年,数字技术快速发展,产业数字化正在席卷各个行业。实体经济的数字化转型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

 

那么,当前我国数实融合呈现怎样的特点?面临哪些挑战?中小企业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面临什么困难?就此,新京报新京智库举行“数实融合,打造高质量发展经济模式”研讨会,邀请多位知名专家学者与会探讨。
 

(人民大学经济学院聂辉华教授应邀参加了研讨会,以下主要摘录了聂教授的发言,内容均来自新京智库微信公众号。)

 

数字化转型不是花钱就能买来的

 

5G的到来,是数字化转型的一个机会和抓手。国家标准化专家委员会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表示,通过5G+工业网关,把全流程贯通,这是解决工业企业数字化转型的一个关键点。邬贺铨表示,数字化转型不是花钱就能买来的,它与消费互联网完全不一样。从这个意义上说,不是说企业买一些工业软件、工业网关就可以实现数字化转型。数字转型更多是一种服务,需要由企业来提供服务。这涉及互联网企业是否熟悉传统工业流程的问题。所以,解决中小微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难题,需要实现传统企业和互联网企业的结合、融合。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聂辉华认为,其实不只是中小企业,所有企业在数字化转型方面都面临一些问题。首先,不少企业对数字化转型的认识还是不到位,没有清晰的思路和理念。很多人可能认为任命了一个首席信息官或首席数字官,就是数字化转型。这个看法是不对的。其次是能力不足。“不只是中小企业转型难,一些大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也会失败,最典型的就是通用电气,还有乐高、福特公司都不算成功。”

 

数字化转型的另一个难题是数据匮乏。聂辉华表示,在数字经济时代,大数据是重要的生产要素,可是中小企业没有多少数据积累。另外,我国在数字化转型的核心技术和第三方服务方面供给不足,核心技术如芯片、底层操作系统、关键的工业软件,基本都要靠国外引进。在软件方面,能做总包的第三方服务商也不多,没有行业化、定制化的方案。中小企业的个性化需求难以得到满足。
 

聂辉华表示,有些方面可以向日本学习。现在日本70%左右的中小企业已经或者即将完成数字化转型了,这是相当高的比例,中国的差距较大。日本能这样做有几个原因。比如首先在组织安排上,日本经济产业省有专门负责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机构,叫做“中小企业转型办公室”。同时还一些具体措施,包括财政、税收方面的优惠,低息贷款,专项财政补贴,专门为中小企业提供IT导入系统的企业等。并且,这些为中小企业提供数字化转型技术设备的企业,还可以得到税收优惠。此外,日本也非常强调推动共同平台的建设,这就是鼓励第三方机构专门去针对不同行业、不同规模或者不同地区的企业,量身定做一些方案。

 

怎样让中小企业把数字化的优势发挥出来,享受数字化带来的红利,这是一个现实问题。 聂辉华表示,很多企业为了数字化,投入了很多时间、精力、人员,但是往往又忽略掉了原来的业务。调研时发现,有的企业发现做数字化转型要成立新部门、招新人,短期内看不到业绩。钱花了,还见不到效果,觉得特别痛苦。

 

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如何融合?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聂辉华介绍,产业数字化其实就是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尤其是传统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聂辉华团队通过对2012年—2019年中国A股制造业上市公司年报中“人工智能、大数据、机器人”关键词分析得出几个结论:中国制造业企业的数字化转型速度在加快;轻纺行业转型比较快,重化工业转型比较慢;外企的数字化转型程度比较高,民企次之,国企最低;大型企业的数字化转型程度比较高,中小型企业的数字化转型程度比较低。从省份来看,东部沿海地区的制造业企业数字化转型速度比较快,西南和东北较慢。

 

聂辉华还介绍,总体上,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并没有显著提高企业的资产回报率和利润率。从样本企业来看,外企的数字化转型的绩效比较好,资产回报率和利润率都是正相关的。相对而言,大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效果比较好,中小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效果不太好。

 

大型企业数字化转型较好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聂辉华研究发现,当前我国企业数字化转型呈现以下几个特点。
 

一是从时间维度看,中国制造业企业数字化转型速度在加快,并且走在世界前列。

 

二是从行业角度看,轻纺行业转型比较快,重化工业转型比较慢。三是从所有制看,外企数字化转型程度比较高,民企次之,国企最低。四是从规模上看,大型企业数字化转型程度比较高,中小型企业数字化转型程度比较低。五是从省份看,东部沿海地区比较快,西南和东北地区比较慢。
 

对于转型的效果,聂辉华总结认为,一是企业数字化转型,总体上看并没有显著提升企业资产回报率和利润率。其原因在于大部分企业要么还没有转型,要么处于转型的阵痛期和实验期。二是外资企业数字化转型程度比较快,因此其绩效也比较好,资产回报率和利润率都是正相关的。同样,相对而言,大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效果比较好,中小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效果不太好。

 

数字企业找准自己的定位很关键

 

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聂辉华看来,推动实体经济和数字经济的融合,可以从多个方面入手。政府要大力推动,因为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包括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一定程度上也得益于政府提供了比较宽松的环境。

 

对于中小企业如何进行数字化转型,聂辉华表示,中小企业要实现数字化,一是通过平台赋能,二是进入一些数字化园区。这就需要地方政府做一些基础工作,这样企业进来之后,很快可以接入系统,但是这样也不能完全解决很多中小企业的个性化需求问题。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