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聂辉华 > 能忍胯下之辱的韩信 为何还要谋反?|夜读资治通鉴

能忍胯下之辱的韩信 为何还要谋反?|夜读资治通鉴

【夜读资治通鉴46-能忍胯下之辱的韩信,为什么还要谋反?】
 
刘邦创立西汉王朝,大将韩信当居首功。翻看成语字典,韩信应该是贡献成语最多的人。跟他有关的成语包括:胯下之辱,一饭千金,推陈出新,国士无双,妇人之仁,背水一战,拔旗易帜,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四面楚歌,功高震主、多多益善。韩信能忍胯下之辱,说明他很有城府;能攻城略地,说明他善于谋略。这样一个具有雄才大略的人,怎么就谋反了呢?我觉得司马光在《资治通鉴》里对韩信的评价可谓一针见血:“夫乘时以徼利者,市井之志也;酬功而报德者,士君子之心也。信以市井之志利其身,而以君子之心望于人,不亦难哉!”这句话非常晦涩,翻译为白话文就是:抓住机会去谋取利益,是小人的志向;建立大功以报答恩德,是君子的胸怀。韩信以小人的志向为自己谋取了利益,却要求他人用君子的胸怀回报,不是太难了吗!让我说得更直白一点吧:韩信图小利,刘邦无大德。这样两个人在一起,前者功高震主,后者心狠手辣,韩信想不死都不行啊。
 
韩信并非天生反骨,让我把韩信的生平复盘一下。韩信年轻时漂泊无着,被人施舍饭食,感恩戴德。之后被纨绔子弟戏弄,强忍胯下之辱。后来跟随项羽打仗,担任“郎中”这种小官(侍卫),屡次向项羽献计,但没有被采纳,于是韩信又投奔刘邦。有一次被连累要问斩,前面十三个人都被砍头了,轮到他时他慷慨激昂,结果被滕公看中,不仅没砍头,而且推荐给刘邦做了一个中级官员都尉(运气真好!)。当很多官兵开始逃回老家时,韩信也不例外,是“萧何月下追韩信”,并且逼着刘邦将韩信公开拜为大将,这才留住了韩信。公元前206年,韩信带兵攻打赵国,通过拔旗易帜、背水一战,韩信成功斩杀成安君陈馀(本来陈馀可以利用井陉的狭隘地形围堵韩信,结果他自称义兵,不用诈谋奇计!)。韩信可不像陈馀那么仁厚。当刘邦手下文臣郦食[yì]其[jī]凭三寸不烂之舌说服齐王投靠刘邦时,韩信嫉妒其功劳,在谋士蒯[kuǎi]彻的怂恿下,依然派兵攻打齐国,致使齐王活活烹死了郦食其!攻占齐国之后,韩信写信给刘邦,说齐国人多变,建议封一个名义上的王(假王)来镇住他们。刘邦收信后非常生气:老子前段时间被项羽射了一箭,如今被困在广武,你不来看我就算了,还想自立为王!幸亏谋士张良、陈平劝阻:汉国现在处于不利地位,与其激怒韩信叛变,不如善待他。于是,刘邦假装“大方”地回信:大丈夫威震一方,要当就当真王,何必搞个假的!第二年春天,刘邦派张良送来印信,封韩信为齐王,同时把韩信手下的部队调去攻打楚国(项羽)。这是刘邦第一次对韩信失去信任。之后,项羽劝韩信投靠自己,说等到自己死了,刘邦必然会擒拿韩信,建议项羽、刘邦和韩信三分天下。韩信认为刘邦对自己有恩,不愿意背叛。韩信谋士蒯彻也劝韩信造反,说他功高震主,迟早会兔死狗烹。韩信执意不反,自恃功劳很大,刘邦不会害他。公元前202年,刘邦和韩信(齐王)以及魏国丞相彭越约好联合攻打楚国(项羽),结果韩信和彭越都没有派兵,最终刘邦被项羽打败。刘邦不得不以割地封赏的方式,换取韩、彭联合派兵。这是刘邦对韩信第二次不信任。楚霸王项羽乌江自尽后,刘邦依约改封韩信为楚王。之后,刘邦称帝,建立西汉王朝。一年之后,有人告发韩信谋反,刘邦听从陈平的建议,以巡游云梦为借口,把韩信骗过来抓住,然后带回首都洛阳软禁,从楚王降级为淮阴侯。韩信从此称病不出。公元前197年,刘邦派陈豨以相国身份监管赵、代两国边境。陈豨拜会韩信,韩信对他说,你占据这么重要的岗位,一定会引起皇帝猜疑,不如我们里应外合,那么天下可图。陈豨听从了他的建议。不久,有人说陈豨可能会造反,引起刘邦猜疑,最后陈豨不得不造反,自立为代王,刘邦带人讨伐。韩信派人私通陈豨,准备在洛阳拿下皇后(吕后)及太子,结果他一个手下人的弟弟得知此事,向皇后告发。吕后与丞相萧何商议,虚报陈豨已死,命令韩信来朝贺,并借机将韩信斩杀于长乐宫中(享年35岁!)。死前,韩信后悔没有听从蒯彻的建议。他的临终遗言差点连带害死了蒯彻,不过蒯彻能言善辩,居然被刘邦无罪释放了!
 
【夜读资治通鉴47-西汉其实有两个韩信】
 
在百度里输入“韩信”,排在第一位的百度百科词条“韩信”显示,他是西汉初年诸侯韩王。我们一般说的西汉大将韩信,曾经被封为齐王、楚王,但从未被封为韩王。因此,此韩信非彼韩信。为了区分两个人,一般称诸侯韩信为韩王信,而称大将韩信为淮阴侯韩信。两个韩信差别很大:前者是贵族出身,后者是平民出身;前者在史上唯一的胜仗可能就是打败了韩王昌,被刘邦就地封为韩王;后者可谓战功赫赫,以至于功高震主。但两人也有很多相似之处。第一,两人都姓韩,这是废话。第二,两人都跟项羽打过交道。韩王信曾被相遇俘获,后来逃脱;平民韩信曾在项羽手下当侍卫。第三,两人都反叛刘邦。韩王信被刘邦改封到与匈奴接壤的边境为王,与匈奴打仗时求和,结果被刘邦怀疑叛变,于是干脆举旗叛变。平民韩信本来不想造反,但是被人举报造反,又被软禁,后来干脆与人约定造反。第四,两人死于同一年。公元前196年,两个韩信均造反失败,前者被刘邦大将柴武在参合斩杀,后者在长乐宫被刘邦老婆吕后设计擒杀。第五,两人有共同的盟友陈豨。韩王信谋反后,曾派王黄等人劝相国陈豨联合造反,陈豨后来同意了。陈豨去边境前曾拜访平民韩信,韩信与他越好两人里应外合,一起谋反。不过,从《资治通鉴》上看,两个韩信并无交集。不管怎么说,一个朝代有两个韩信,两个都造反,并且在同一年死去,也算是历史的巧合了。
 
【夜读资治通鉴48-秦始皇废除了封建制,刘邦为什么又恢复它?】
 
中学历史教科书经常说中国经历了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其实这种说法是不准确的。秦始皇的最大功绩之一,就是“灭六国、废封建”,即废除了西周以来的分封建制,设立了郡县制。通俗地说,就是秦国除了秦始皇,再也没有别的王国或诸侯,地方设立郡县,都归中央管辖,这奠定了中央集权制的基础。郡县制取代分封制,有利于防止地方势力做大,减少叛乱,那么刘邦建立汉朝后为什么又恢复分封制呢?第一,刘邦起义时,势单力薄,为了打败强大的对手项羽,必须激励将士和联合其他势力,于是分封诸侯成为一种战时的激励措施。第二,刘邦初定天下,政权并不稳固,通过战后加封诸侯来稳定人心。有一次,刘邦路过洛阳南宫,看到很多将领在沙土里争吵不休,张良说这些人在讨论谋反,因为你封赏亲友,杀戮仇敌,这些没有封赏的人担心你猜疑并杀害他们。于是,刘邦将自己讨厌的雍齿封为什方侯,借此安慰那些意图谋反的人。第三,刘邦多疑,不信任他人,觉得皇族可靠。诱捕韩信之后,下属说韩信所称王的齐国(诸侯国)地大物博,位置重要,应该派亲属子弟去掌控。刘邦完全同意了,估计齐国肯定是被分封给某个皇子了。当然,在大事分封的同时,刘邦基本上承袭了秦朝体制,只不过做了一些简化而已,从皇帝称号到宫室、官名都很少变动。毕竟,制度是立国之本。司马光就认为:“礼之为物大矣!”这里的“礼”就是制度、等级和规矩。
 
【夜读资治通鉴49-少数民族也搞“质子”】
 
战国时期,诸侯列强为了防止别人破坏和平、攻打自己,要求对方派国王的儿子来自己国家当人质,此即“质子”。质子是一种抵押手段,在理论上是有效的,不过其实很多质子都逃跑了。例如,秦始皇的爷爷秦昭襄王曾在燕国当过质子,父亲秦庄襄王在赵国当过质子(成功逃走)。用今天的话来说,当质子类似于到艰苦地区挂职锻炼,这是一种特殊的考验。不过,少数民族地区也曾实行质子制度。例如,西汉初年,匈奴部落的老单于头曼有一个太子叫冒顿(mò dú),后来老单于跟小老婆生了一个小儿子,就想小儿子改立为太子。当时,隔壁的月氏部落很强大,于是老单于就把冒顿送去月氏当质子,并且很快派兵攻打月氏。这不是羊入虎口,而是送羊入虎啊!问题是,冒顿偷了一匹马,自己逃跑回来了。老单于看他英勇,派他领兵万骑。但冒顿一点不领情,而是心怀仇恨。他发明了一种会发出响声的箭(鸣镝),训练了一批死士。鸣镝所射之处,下属无不从命,否则自己没命。冒顿这个变态,先用鸣镝射向自己爱马,然后射向自己老婆,最终在一次巡游时射向自己父亲老单于。射死老单于之后,冒顿一不做二不休,把后妈、弟弟以及不服从的大臣全部处死。于是,冒顿自立为王。当时,中原正在内战,刘邦和项羽争霸天下,这给了匈奴可乘之机。冒顿先后打败了月氏、楼烦,还夺回了秦国大将蒙恬占领的故地,成为西汉的边境大患。公元前200年,冒顿率精兵40万人,将汉高祖刘邦围困在白登山七天,差点灭了西汉。最后,刘邦听从陈平计谋,用重金向单于老婆阏氏[yān zhī]行贿,同时冒顿对迟到的盟友产生了怀疑,加上当时有大雾,才让刘邦等人逃了回去。
 
【夜读资治通鉴50-文臣PK武将之二】
 
公元前202年,项羽乌江自尽,刘邦在洛阳称帝,西汉建立。当年项羽引兵占据咸阳之后,一把火烧了秦朝宫室,“火三月不灭”,然后就打道回府。他有一句名言:“富贵不归故乡,如衣绣夜行,谁知之者!”刘邦当了皇帝,首先大行封赏,列出了功劳最大的十八个人(十八莫非是创业团队的最佳吉祥数字?),要排出个座次来。刘邦将萧何封为酂(cuó)侯,封地最多,排名第一,很多人表示不服。功臣们说:“我们出身入死,打了上百场战役,而萧何没有汗马功劳,不过舞文弄墨而已,怎么反而在我们这些功臣之上呢?”刘邦问:“你们打过猎吗?打猎时,追捕野兽走兔的是狗,但是向狗发出指令的是人。你们这些人的功劳相当于狗,而萧何的功劳相当于人。”从此群臣不再敢妄议。行赏之后,武将们经常喝酒争功,动辄拔刀弄剑,刘邦看了很烦。叔孙通建议:“文人虽然难以进取,但是容易守成。我愿意去山东征召儒生,制定朝廷礼仪。”最后,叔孙通从山东带了几十个儒生及其弟子,日夜训练朝廷礼仪。公元前200年,长乐宫建成,刘邦将首都前往长安。庆贺迁都的礼仪非常隆重盛大、井然有序,关键是体现了皇权的至高无上。于是,刘邦发出感慨:“我今天才知道当皇帝的贵重啊!”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