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聂辉华 > 外出打工时为啥老乡扎堆?

外出打工时为啥老乡扎堆?

【生活中的经济学31-车牌摇号真的公平吗?】
 
由于买车的人太多,很多城市交通拥堵,于是北京等部分城市实行车牌摇号中签机制。很多人认为,车牌摇号是一种最公平的办法,因为每个人中签的概率都一样。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先说公平与否。什么叫公平?公平就是不管你的起点如何,你通过自身努力都可以到达一个别人也能到达的终点。如果摇号中签的概率是千分之一,那么一个人不管这辈子多么努力,一辈子都几乎买不到车,这种所谓的“公平”与种族歧视有什么本质区别?相反,如果一个人因为有钱而在2011年之前买了汽车,或者因为运气好而在2011年之后摇号买到了车,那么他这一辈子都可以有车(因为车号无法转让),而你一辈子都可能没车,请问这公平吗?再说效率损失。按照经济学逻辑,物品卖给出价最高的人才能实现资源优化配置,因此紧俏的车牌资源应该采取拍卖方式,才能实现效率最大化。我们按照上海2011-2012年车牌的平均价格5.5万元计算,认为从2011开始的摇号政策导致某地政府在过去两年里损失了264亿元的财政收入。这笔钱本来可以用于改善民生,但是却被白白浪费了。说句让很多人伤心的话,是否赞同车牌拍卖政策,是判断一个人是否懂得经济学常识的分水岭。各位自己掂量一下是不是要脑补经济学原理吧。
 
【生活中的经济学32-允许豢养能否避免濒危动物?】
 
白鳍豚、华南虎、褐马鸡、扬子鳄、藏羚羊、麋鹿,都是中国十大濒危动物,面临灭种危机。为什么褐马鸡面临灭绝,而普通的白羽鸡、黄羽鸡不必担心灭绝呢?经济学家提出一种解释:普通的白羽鸡因为允许私人养殖,又有庞大的市场需求,因此养殖户有积极性保护好它们。因此,保护濒危动物的办法之一,就是允许私人养殖。保护私有产权,其实就是保护濒危动物。市场化其实是对濒危动物的最好保护。在这个意义上,“允许买卖,才能杜绝伤害”!例如,允许私人养殖大象,结果大象在泰国从不担心灭种。请问,你认为这种思路是否可行?如果可行,各国政府为什么不推行呢?
 
【生活中的经济学33-外出打工时为啥老乡扎堆?】
 
有句俗话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老乡”。外出打工的人,很多都通过老乡介绍工作,以至于某个地区的某个行业,基本上被某个“老乡帮”占领了。例如,北京很多打印店的老板都是湖南新化人,很多安塑钢窗户的都是江西九江人,拉萨开饭店的很多都是河南人。为什么会出现老乡扎堆的现象呢?中国仍然是一个传统的关系型社会,人们对待他人的态度,首先取决于关系的亲疏远近,其次才是社会地位,然后应该是颜值。对于外出打工者来说,老乡关系就是最重要的社会关系。通过老乡介绍,第一可以减少信息不对称,了解到更多工作机会;第二可以相互帮衬,在一个野蛮生长的行业,缺乏规则,政府也不可能总管,此时老乡帮就成为维护自己权益的最重要组织;第三是排挤其他竞争者,恶性竞争往往导致秩序混乱,而是否老乡关系就是“敌人”的判断依据。但是,这种老乡帮的行业发展模式也给地方治理带来了挑战。第一是容易引发群体性械斗,甚至滋生黑社会温床,第二是容易导致市场垄断甚至是欺行霸市,第三是流动人口管理。改善营商环境,应该致力于树立并维护正常的市场经济秩序。往往越是市场经济不发达,或者行业秩序混乱,老乡帮就越是有市场。
 
【生活中的经济学34-为什么世界第一的梅奥诊所实行平均工资?】
 
美国的梅奥诊所是世界上最好的医院之一,但是梅奥诊所的医生薪酬是所谓的“全薪制”,即每个医生的绩效考核成绩并不和奖金挂钩,说白了就是每个医生都拿固定的平均工资。为什么梅奥诊所不担心这种“干多干少一个样、干与不干一个样”的“大锅饭”制度导致大家偷懒呢?这跟我们改革开放的历史经验可以说完全相反啊!想象一下我们的国企为什么要改革,不就是因为大家都拿固定工资,吃大锅饭吗?梅奥诊所对此提出了两种理由。第一,梅奥医生的薪资水平在外部市场上处于较高地位,这充分保障了医生的生存需求,消除了他们的后顾之忧。第二,工资与绩效脱钩的制度设计能够减少医生的道德风险行为,保证医生在面临更大诱惑时,不会损害患者的利益。因为医生诊治患者的数量与收入无关,因此医生没有必要因为任何经济理由拖住患者,可以把患者介绍给更合适的医生,而且团队协作治疗患者也不会造成个人收入的减少,这就鼓励了医务人员之间的团队协作。现在大家明白了,为什么中国的医院看病如此贵吧?因为要做很多检查、吃很多药,这样才能给医院创收,才能保证医生的收入。如果梅奥诊所的制度是好的,为什么我们还要拼命将固定工资改为奖励工资呢?为什么在中国就不能大规模实行固定工资呢?
 
【生活中的经济学35-提高命价就能减少安全事故吗?】
 
3月21日,江苏盐城一家化工厂发生爆炸,目前死亡人数为6人,重伤30多人。这是近期比较罕见的生产安全事故。其实,更严重和更普遍的安全生产事故是矿难。2002年前后,中国的矿难死亡人数处于高峰期,那时每年可能死亡六七千人,以至于全世界80%的矿难死亡发生在中国。这些年,中国煤矿安全水平大幅提高了,这几年每年死亡人数不到1千,2018年进一步降低到了333人。有人认为,安全水平提高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赔偿金提高了。2015年,山西省率先将矿难死亡的赔偿金从过去的3-5万元提高到20万元。当“命价”提高后,煤矿企业出事的成本更高了,因此会更注重生产安全。但是专家发现,提高危险行业的工资水平会产生一种相反的“亡命之徒”效应,就是吸引了更多不怕死的人进入这个行业,而这些人可能安全意识比较淡薄,但很在乎金钱收入。于是,这个行业的安全系数不但不会下降,反而会上升。协助登山爱好者攀登珠穆朗玛峰的夏尔巴人,死亡率可能比矿工还高,但是依然有很多前赴后继。大家来说说,现在最危险的行业有哪些?
 
以上内容来自今日头条签约作者聂辉华教授,账号“人大聂辉华”。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