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聂辉华 > 别不拿副乡长当干部——时事辣评44-52

别不拿副乡长当干部——时事辣评44-52

【时事辣评44-解决食品安全问题主要靠两招】近期,食品安全问题再次被曝光,而且涉及未成年学生。从国内外经验来看,解决食品安全问题主要靠两招:一是鼓励竞争,二是加强监管。鼓励竞争意味着放开市场准入,当然要设定一定的门槛,让更多市场主体公平参与竞争,这样可以减少寻租现象。关键是,竞争对手之间会相互监督,一旦发现对方有问题就有动力去举报。加强监管主要是加大惩罚力度,目前不管是对幼儿园、餐馆或食堂,对违规现象的处罚都太轻了。发现一次造假或违规,务必要让涉事企业破产或退出市场。在日本中小学,校长提前30分品尝饭菜,确保没有食品安全问题,这也是非常有力的一招。
 
【时事辣评45-自杀的美国顶级经济学家克鲁格】3月16日,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世界著名经济学家克鲁格(Alan Krueger)被发现在家中自杀身亡,年仅58岁。一般人绝对难以想象,像克鲁格这样功成名就、声名远播、家庭完美的著名经济学家,怎么会走上自杀的绝路。事实上,直到今天也没人知道他自杀的原因。美国的经济学家大多数是学院派,就是在大学里教书育人,很少参与现实政治或者政策制定,不像中国经济学家那么“入世”。但是,的确有少数优秀的经济学家,担任过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或者财政部长。像哈佛大学前校长萨默斯,就担任过上述多个职务,而克鲁格也担任了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和助理财政部长。经济学家有这样的际遇经世济民,亲身实践经济政策,这是绝无仅有的机会。不像中国经济学家,虽然很多人希望“入世”,但是真正以官方身份影响高层经济决策的,可以说忽略不计。当然,有少数经济学家通过校长的身份变成了地方官员,甚至主政一方,但毕竟难以影响全国决策。中美两国经济学家的际遇,从一个角度说明了两国智囊参与政策的差异。
 
【时事辣评46-某大V怒怼著名经济学家】最近,某大V在某论坛上发言,他认为实现高质量发展、振兴农村经济的关键是废除城乡双轨制,让农民变成市民,同时允许城市资本下乡。他还当众点名批评了几位著名经济学家的观点,认为经济学家总是“在现有框架下”思考问题,这样无法真正推动改革。说实话,他的头脑比很多经济学家清醒多了,而且观点也有道理。我自己也主张,要真正解决三农问题,一定要跳出三农谈三农,关键是“让人出来,让钱进去”,就是让农民可以自由变成市民,让城里的资本能够在农村投资。这恐怕也是很多经济学者的共识。否则,单是依靠国家注资,不仅财力有限,而且容易滋生寻租问题。
 
【时事辣评47-别不拿副乡长当干部】最近,云南一副乡长被曝KTV不雅照,网民举报之后,纪委将其已免职并降为科员。对于这一处分,一些网友表示看不懂。“因为按照国家干部的行政级别,乡科级副职包括副乡长、副镇长等,原本就属于副主任科员的级别,降为科员,级别只有微弱下降,这难免被质疑为高举轻放。”其实不是这样,这个处分是挺重的。副乡长是副科级,不是副主任科员。前者是领导干部,后者属于非领导职务序列,只是一种待遇。而且,在县乡这种基层单位,90%的公务员仕途止步于副科级,99%的公务员仕途止步于正科级。而副科级和科员有根本区别,前者是领导,后者不是领导,也可以说是1和0的区别。而且,一旦背上这个撤职处分,这辈子估计仕途也就终结了,恐怕都没法在乡镇待了。对官场级别感兴趣的朋友,可以阅读我之前的一篇文章《中国官员级别的政治逻辑》。
 
【时事辣评48-出事后不能一关了之】3月21日,江苏盐城市响水县生态化工园区一化工厂发生爆炸,伤亡惨重。4月4日,根据盐城晚报报道,盐城市决定彻底关闭响水化工园区。响水工业园区目前形成了石油化工、盐化工、精细化工、生物化工四大支柱产业,目前进区投资亿元以上企业已达68家,在建企业20个。2009年,园区被省科技厅认定为全省唯一的化工类科技创业园。响水工业园是一个实力雄厚的工业园区,大部分企业是符合生产安全规范的,也是当地的产业支柱之一,不能因为出事就一关了之。一关了之可能是地方政府表明杜绝安全生产事故的决心的最坚定方式之一,但却不是最合理的方式。第一,这其实是一种“懒政”,以放弃长远利益为代价图一时之轻快。第二,契约精神何在?当初政府招商引资时跟企业都是有约定的,如今一句话要关掉园区,如何赔偿各方损失?第三,会带来负面的不确定性。如果地方政府都这么干,只要当地一家企业出事就成片关闭其它合法合规的企业,这就是一种“连坐”机制,那么以后谁还敢投资化学工业乃至制造业?那以后大家都去搞房地产吧,至少不会发生爆炸事故。
 
【时事辣评49-得住房者得人才】当房产成为最主要的财产时,如果不能解决住房问题,就无法吸引人才。大学里教师招聘时,吸引人才主要靠两个法宝:住房和附中。以我所在的中国人民大学为例,人大附中自然是最好的中学,但住房问题却不易解决。21世纪,得住房者得人才!
 
【时事辣评50-最低工资法有没有效率?】根据人社部消息,最新全国31省份最低工资标准出炉。上海、北京、广东、天津、江苏、浙江这6省份最低工资标准超过2000元,其中上海月最低工资2420元为全国最高。此外,北京小时最低工资标准为24元,居全国之首。世界上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最低工资法是无效率的,以为它提高了工资门槛,减少了雇佣,最终伤害了低收入群体或低技能工人群体。但是,3月份刚刚自杀的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世界著名经济学家克鲁格(Alan Krueger)却证明,最低工资法并没有增加失业,而且确实提高了低收入者的福利水平。其实,在中国,最低工资法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当地企业按照当地最低工资缴纳社保费用,这成为企业最低的社保缴费标准。在社保费用对企业造成较大税费压力的前提下,这不失为一种次优办法。如果真按实际工资缴纳社保,企业的社保成本就不止是工资成本的40%了。同样一个事情,在中国往往有意想不到的政策后果。
 
【时事辣评51-叫不叫“尊敬的”无所谓,关键是减少套话和废话】据新京报报道,陕西省为了落实解决形式主义问题,在文件中要求,“省内会议、活动对领导同志称呼时不加‘尊敬的’、讲话不称‘重要讲话’,一般工作会议发言时不鞠躬致意。”我倒是觉得,加不加“尊敬的”无所谓,毕竟这是一种礼节。即便在西方发达国家,官员们在发言时也会提及“尊敬的”。关键问题在于:第一,没必要开的会议少开。很多会议就是宣读文件或传达上级精神,其实这类会议完全可以通过印发文件的形式实现,没有必要把那么多人聚集在一起开会。第二,少讲官话、套话、废话。现在写文件、念讲稿、发言,前面一大段话都是废话或者套话,这才是浪费时间。一个“尊敬的”,连一秒钟都不要,何必在这个小节上计较呢?第三,严格控制发言时间。领导经常说,“下面我讲三点”,结果一点就是一个方面,一个方面又分三个部分,每个部分又有若干小点,最终导致“三点”就要三个小时。我建议,一般性的会议,应该明确规定时间在一个小时之内;超过时间的会议要严格审批。因此,只在一些无足轻重的细节上减少形式主义,这本身是不是就是一种形式主义呢?
 
【时事辣评52-唯有法治才能保障企业家信心】今天,最高法院对顾雏军一案再审的结果宣判,撤销原判的部分罪名,将过去的十年徒刑改判为五年徒刑(已经执行完毕)。这次改判意义重大。第一,它是一个风向标。对民营企业家疑难案件的从轻改判,能够起到“点亮一盏灯,照亮一大片”的示范效果。第二,唯有法治完善,才能确保民营企业家的投资信心。企业家当前遭遇的主要挑战是政策和法律法规的不确定性。法治就是要明辨是非,要让每一个企业家在司法过程中都感受到公正。第三,顾雏军案件只是三个疑难案件的一个,我们期待江苏牧羊集团案件能够早日得到公正的判决。
 
以上内容来自今日头条签约作者聂辉华教授,账号“人大聂辉华”。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