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聂辉华 > 高铁实行价格歧视是市场化的必由之路

高铁实行价格歧视是市场化的必由之路

【核心提示】市场经济在本质上就是一种歧视经济。
 
近日,中国铁路总公司负责人陆东福表示,铁路部门将探索构建灵活可控的高铁票价调整机制,深化一日一价、一车一价可行性研究并择机试点。这意味着,今后高铁票价将更加灵活,乘客在不同日期乘坐同一趟高铁可能面临不同的价格,甚至在同一天的不同时段乘坐高铁也将面临不同的价格。这种灵活的定价方式属于经济学中的“价格歧视”,有助于铁总提高资源配置效率,改善企业经济效益,是铁总迈向市场化进程的必由之路。
 
什么是价格歧视呢?价格歧视(price discrimination)就是商家在销售同样的产品或服务时,面对不同的顾客群体或不同的消费数量收取不同的价格。一般认为,价格歧视有三种。第一种是“一级价格歧视”,即针对顾客每一单位消费都收取最高的保留价格,完全攫取消费者剩余,这种价格歧视也叫完全价格歧视。由于商家无法确知每个顾客每一单位消费的效用水平,因此实际上不可能做到完全价格歧视,只能采取价格递减的方式来逼近完全价格歧视。举例来说,一些餐馆规定,顾客买第一箱啤酒收全价,第二箱啤酒打八折,第三箱啤酒打五折。第二种是“二级价格歧视”,即针对不同的消费数量收取不同的价格,这是最常见的价格歧视策略。例如,很多商场都规定,购物满1000元返200元现金或购物券,或者电商网站规定满100元免运费。第三种是“三级价格歧视”,即针对不同的消费群体收取不同的价格。例如,一些学术杂志或软件供应商规定,在校学生提供身份证明之后可以享受半价或者八折优惠,但其他人要付全价。还有一种价格歧视是在不同时段收取不同的价格,一般称为“高峰期定价”,它实际上是三级价格歧视的一种变形。
 
在西方发达国家,“歧视”在政治上、法律上都是不可接受的,甚至是非常严重的指控,但是作为一种经济手段是完全合法合理的。上面提到的三种价格歧视在西方非常普遍,实际上在所有市场经济国家都非常普遍。著名华人经济学家张五常的导师阿尔钦(Armen Alchian)在经典的教科书《大学经济学》中直言不讳地指出:市场经济在本质上就是一种歧视经济。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资源是有限的,每一个商家都希望将有限的资源提供给出价最高的人,实现投入产出最大化,这必然意味着商家要对消费者进行分类、甄别和筛选,于是价格歧视就应运而生了。
 
铁总对不同日期的高铁班次收取不同的价格,这是完全合理而且应该的。我们在网站预定机票或宾馆时,订得越早,价格会越便宜,其实就是一种三级价格歧视。不同顾客的时间机会成本不同,越早订票,表明时间越是灵活,对价格越是敏感。因此,商家对这类顾客提供优惠价格,既减少了顾客的成本,又便于商家提前调配资源以便节约库存成本,这是一种双赢的“歧视”。
 
铁总针对一天的不同时段收取不同的票价,也是一种有效的价格歧视。长期以来,交通部门的一个突出难题就是拥堵。世界各国的普遍经验是,应该针对不同时段收取不同的通行费用。这里说的“通行费用”是广义的,包括车辆通行费、停车费或乘客票价等。如果一天之内到达某地的所有高铁班次的票价都是一样的,那么消费者的出行成本就是一样的,这不利于引导消费者分散出行,很容易加剧交通拥堵。因此,美国、日本和欧洲的列车通常对不同时段的出行收取不同的票价。不仅如此,西方交通企业还推出各种优惠券,包括年票、季票、月票、周票和定额票,这不管是对当地常旅客还是外地游客都是非常便捷的措施。借鉴国外经验,中国应该尽快引入高峰期定价策略以及优惠券策略。
 
过去,我们经常批评铁路部门过度行政化和脱离市场需求,现在铁路部门开始加快市场化进程,作为消费者我们应该表示欢迎并坦然面对。当然,铁路出行不仅是商业行为,也是民生工程,希望铁总能够在追求商业利润和保障民生两者之间进行合理的权衡,让高铁乘客享受合法合理又合情的价格歧视。
 
本文首发于今日头条“中经大咖上头条”,修改后以《灵活定价是市场化必由之路》发表于《经济日报》,2019年1月8日,链接为https://static.jingjiribao.cn/static/jjrbrss/3rsshtml/20190108/160768.html。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