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聂辉华 > 权力和信息不能掌握在同一个人手里

权力和信息不能掌握在同一个人手里

中国“蔬菜之乡”山东寿光的洪灾情况令人扼腕叹息。从网上资料得知,18、19日当地连降暴雨,20、21日当地上游的三大水库冶源水库、淌水崖水库、黑虎山水库开始泄洪,洪灾迅速升级。目前,洪灾导致13人死亡,3人失踪。39岁的农民张金来因为洪灾而破产,半夜上吊自杀。他的悲剧,渲染了整个微信朋友圈的悲凉气氛。
 
但如果信息及时公开,很多悲剧本来可以避免。20日开始泄洪并产生洪灾,为什么几乎所有正规媒体都是24日之后才开始公开报道?前三天对于救灾来说就是救命啊。那么为什么前3天没有媒体公开报道,只有朋友圈零星的传闻?如果媒体第一时间公开报道,当地就可以第一时间获得外界救助,比如清洁水、比如抽水泵、比如捐款。如果有了水泵,有了捐款,张金来可能就不会自杀,一条宝贵的生命就挽救了,一个家庭的悲剧就避免了。
 
我每年在中国人民大学给研究生讲授《契约理论》,这门课程的核心问题是如何在信息不对称的条件下设计最优制度。让我介绍一个简单的模型(看不下去的读者可以直接看结论)。甲乙双方进行交易,甲方将一个零成本的小物品卖给乙方,乙方对物品的评价是私人信息(即甲方不知道)。试问,在信息不对称的前提下,社会福利最大化的定价机制是怎样的?答案是,由乙方来定价(最优价格是0),甲方会接受。反之,如果由甲方来定价,那么有一定的概率会交易失败,这会导致社会福利损失。于是,解决这个具体问题的思路就是:让有信息的一方同时拥有决策权。
 
我每次讲到这里时都强调,这个方案不能随便推广。一个社会中,极少数人拥有权力,但是所有人都或多或少拥有一部分私人信息。例如,县长是少数,但是一个县的居民都有自己的私人信息。如果一个社会中,拥有权力的人同时拥有私人信息,那么他就可以利用权力最大程度地攫取信息租金,并且无人能够监督和约束。想象一下,假如某个强力部门可以随便通过大数据获得居民个人隐私,然后又拥有抓人的权力,谁来保证它公平执法呢?别的部门没有信息,自然无法监督。因此,信息和权力集中配置的社会,很容易变成一个掠夺型社会。在一个掠夺型社会里,人人寻租,社会道德崩溃。相反,如果信息和权力是分散的,那么拥有权力的人要决策就必须依靠拥有信息的人,而拥有信息的人也可以监督拥有权力的人,这就可能导致一个契约型社会。在一个契约型社会里,人人守法,社会秩序井然。
 
现代社会是信息社会,垄断信息是最大的恶。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