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聂辉华 > 经济学家不要妄自尊大——《黑天鹅》读书笔记

经济学家不要妄自尊大——《黑天鹅》读书笔记

【导读】什么是黑天鹅?《黑天鹅》这本书讲了什么?为什么作者如此痛恨主流经济学家? 
 
2017年7月17日,在五年一次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闭幕后几天,《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有效防范金融风险》提出:“既防黑天鹅,也防灰犀牛。”一句话给两本畅销书做了极好的广告,一本叫《黑天鹅》,另一本叫《灰犀牛》。但这两本书都不是介绍“动物世界”的,而是讨论风险防范的。“黑天鹅”现象是指发生概率很低但是影响巨大的事件,例如911事件;灰犀牛是指发生概率很大并且影响也大的事件,例如环境污染。
 
在这两本书中,我更喜欢《黑天鹅》。原因有两个:第一,它带给我们一种不一样的思维方式,让我们打开另一扇窗户去观察世界和管理人生;第二,它对主流经济学极尽嘲讽,提醒经济学家不要妄自尊大、自以为是。作为一个多年浸淫主流经济学的青年经济学者来说,我觉得此书的一些批判观点可谓振聋发聩。在我2013年开始从事智库研究之后,我对主流经济学的“科学性”和“实用性”产生了更多的怀疑。主流经济学只是我们认识世界的一扇窗户,但是世界上还有更多窗户,因此我们切不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当然,对于一个假装睡觉的人来说,黄钟大吕也无异于瓦釜之鸣。因此,今天这篇文章主要是写给对经济学感兴趣但是“中毒”不深的青年学者和学生的,但愿他们能够兼听则明,不要偏听偏信。
 
《黑天鹅》(The Black Swan)的作者是美国纽约大学商学院教授塔勒布(Nassim Taleb),此人是数学家出身,在股市做过操盘手。他涉猎了数学、金融学、经济学和金融实务多个领域,懂得法语、英语和阿拉伯语等至少8种语言。原著于2007年出版,中文版于2011年引进中国内地。
 
下面是本书的一些观点,我可能用自己的语言进行了概括,但尽量不加评论。如有必要,我会在中括号内进行简单的解释。
 
1、整个世界分为“极端斯坦”和“平均斯坦”。以收入为例,在极端斯坦,报酬具有突破性。例如影视明星的报酬,【多则一年几千万甚至上亿元,少的只能每天领盒饭,当然有时可以加一根鸡腿】。而且,这些获得突破性报酬的明星,其边际成本几乎为零。但是,这样的职业竞争更加激烈,导致更大的不平均和不确定性,在努力和回报之间存在巨大差异。而在平均斯坦,数值受中庸、平均和中间路线驱使。平均斯坦服从“大数定律”:当样本量足够大时,任何个例都不会对整体产生重大影响。黑天鹅现象属于极端斯坦,它有三个特点:不可预测、影响重大、事后可解释。
 
2、看见白天鹅不能证明黑天鹅不存在。与传统智慧相反,我们的知识并不能通过一系列证实性的观察结果得到增加,就像火鸡的例子一样。对一些事情我持怀疑态度,对另一些事情我却可以确定。这种观察的不对称性使得我们应该通过负面例子而不是正面例子接近真相。在火鸡那个例子里,1000天的喂食不能证明你是正确的,但是1天被杀就能证明你是错误的。
 
波普对这种不对称性提出了一个重要概念:证伪,用于区分科学和非科学。因为证伪比证实更容易,所以科学的本质是证伪。【张五常在《经济解释》中反复强调,科学是“求错”,而不是“求对”,可惜很多人学了多年经济学就忘了这点!医生比经济学家更健忘,他们往往根据一些体检指标断定你生病或者没病,全然忘记了概率,p值如同放屁。】
 
3、腓尼基人发明了字母,写过很多东西,但是使用了一种容易腐烂的纸,结果我们常说腓尼基人没有写下任何东西。在我们进行天分比较时,经常忽略沉默的证据,尤其在那些容易受赢家通吃效应影响的行业。不要相信“十步成为百万富翁”这样的鬼故事,因为失败者不会写回忆录。同那些百万富翁一样,躺在坟墓里的失败者一样具有如下特点:勇气、冒险精神、乐观等等。或许具体的技能不同,但真正使两者不同的最主要因素只有一个:运气,只是运气。
 
4、我认为教育系统的最大问题在于强迫学生把原因从相关问题中分离出来,让他们对不作判断和说“我不知道”感到羞耻。不光是大学教授养成了这种坏习惯,读者也是,他们非要阅读那些塞满了因果关系的报道。请注意,我并不是说因果关系不存在,不要以这个为借口而不去从历史中学习。我要说的只是因果关系没有那么简单。请对“所以”保持怀疑态度,并小心对待它,尤其在你怀疑存在沉默的证据时。
 
 5、一个默守陈规的好例子。我将一个硬币往上一抛,抛出了99次都得到正面朝上,请问第100次得到正面朝上的概率是多少?一个博士会回答:当然是50%!但一个聪明人会回答:接近100%!为什么?因为这个硬币肯定被人做了手脚。【可见,书读得越多,不一定越聪明,因为他陷入知识而不能自拔。】
 
6、赌博是被简化和驯服的不确定性。在赌场里,我们知道规则,能够计算概率。经济学家奈特(Knight)提出了风险(可以计算的)和不确定性(不可计算的)两个概念。但是,他大概从不冒险,或者生活在赌场附近。假如他冒过经济或金融风险,他就会知道所谓“可计算的”风险在现实生活中基本上是不存在的!它们是实验室里的玩意儿!
 
7、不要轻信专家。因变化而需要知识的领域,通常没有专家,而不变的领域似乎有专家。按这个标准,下列专家是“专家”:牲畜检验员、宇航员、飞机试驾员、物理学家、数学家、会计师、保险精算师。
 
下列专家不是“专家”:证券经纪商、临床心理医生、精神病医生、法官、情报分析师,我还要专门加上几个:经济学家、金融学教授、政治科学家、国际金融工程师协会的傲慢成员和个人金融咨询师。【请注意,经济学家开始频繁地进入“黑名单”。】
 
8、计量经济学家罗伯特·恩格尔是一位具有魅力的绅士,他发明了一种非常复杂的统计方法,取名GARCH,并因此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没人测试过它对现实生活十分有效。更为简单朴素的方法比它有效得多,但它无法带你去斯德哥尔摩领奖。统计学家把精力放在建造更为高深的模型上,而不考虑这类模型是否能够更为准确地预测现实生活。
 
经济学是最孤立的学科,是最少引用本学科以外观点的学科!它或许也是目前拥有市侩学者最多的学科,这些市侩学者涉猎不广泛,也不具备天然的好奇心,思维封闭,最终会导致学科的分裂。【我完全同意……】
 
9、1974年,哈耶克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他演讲的题目为《知识的伪装》(The Pretence of Knowledge),对其它经济学家和计划者的想法进行了抨击。他反对在社会科学中使用硬科学的方法,而令人遗憾的是,他的反对正好发生在这些方法在经济学中大举应用之前。【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之后,我认为经济学者应该重温哈耶克的获奖演讲。】
 
10、据说保罗·萨缪尔森这个思维敏捷的人是他一代最具智慧的学者之一。显然,他的智慧没有用对地方。可叹的是,实际上是萨缪尔森和他的大部分追随者不懂数学,或者说不懂如何运用他们所知道的数学,不懂怎样将之用于现实。他们知道的数学只够蒙蔽他们的眼睛。
 
11、在我的一个书房里,有一整面墙的统计学和统计学史书籍。我一直没有勇气把它们烧掉或扔掉,虽然我发现它们除本身的学术应用之外别无用处。我不能在教室里使用它们,因为我向自己保证,就算饿死也绝不教垃圾知识。
 
12、【为什么作者如此痛恨钟型曲线或者正态分布?】在过去的50年中,金融市场最极端的10天代表了一半的收益。50年中的10天!最奇怪的是,商务人士在听我演讲或听我讲案例时通常同意我的观点,但当他们第二天走进办公室时,又会回到他们习惯的高斯方法。
 
13、现在简单看一下“诺贝尔”经济学奖,它是瑞典银行为纪念阿尔弗雷德·诺贝尔设立的,根据希望撤销该奖的诺贝尔家人的说法,诺贝尔现在或许正恶心得在坟墓里翻滚。我要反复说下面的话,直到声音嘶哑:社会科学理论的命运取决于其传染性,而不是其正确性。你应该把经济学家送进医学院。【没用的,医生把走进医院的人都看做病人,而经济学家则将整个社会看做病人,他们其实是一伙的。】
 
14、事情在1997年变得更糟。瑞典学院再次将诺贝尔奖颁给以高斯方法为基础的迈伦·斯-科尔斯和罗伯特-·默顿。我在一次金融和数学会议上问了一些问题刁难他们,结果他们对我进行各种辱骂。你对辱骂要变得麻木,尤其在你学会想象那个辱骂你的人是某种缺乏自制力的吵闹的猴子的变种的时候。只要你保持镇定和微笑,专心致志地分析那个说话者而不是他说的话,你就会赢得这次争论。
 
经济学家经常提到米尔顿-·弗里德曼的一个奇怪观点,那就是模型不一定要有现实假设,这使得他们有了造出极具欺骗性的数学模型的借口。我选出默顿是因为我发现他非常突出地体现了学术愚昧。我从他寄给我的一封7页纸的愤怒而带有威胁色彩的信中发现了他的弱点。这封信给我的印象是他对我们如何交易期权并不熟悉,而期权正是他的研究对象。他似乎以为交易员依赖于“严格”的经济理论,就好像鸟必须学习(糟糕的)工程学才能飞一样。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