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聂辉华 > 谁是经济学界的良心?

谁是经济学界的良心?

【导读】对一个学者或者个人的评价,最好不要用业界“良心”来称呼。在当下,敢于和善于批评政府和社会,既需要勇气又需要智慧。
 
这是一次关于经济学界“良心”的对话。
 
网民:有人说,XXX是“经济学界的良心”。我们觉得这是经济学界最高的民间赞誉了。您怎么看这种评价?
 
聂辉华:我觉得对一个学者或者个人的评价,最好不要用业界“良心”来称呼。这样的说法有两个问题:第一,似乎业界大部分人员都没有良心,只有个别人有良心。这显然有失公允。有很多人做了很多有价值的事情,你们不可能都知道吧?第二,一个专业人员对社会的贡献,不能只看“讲道德”,还要看专业水平和实际贡献。世上无完人。难道这个人在道德上就那么完美?如果今后大家发现了哪怕他一个小的缺点或不足,是不是又要将人家无情地推下道德的深渊呢?因此,我总觉得用道德来评价一个专业学者是很危险的事情。
 
网民:那么在您看来,如果我们觉得某个学者有“良心”或正义感,应该怎么表达?
 
聂辉华:学者的良知是通过学术方式来体现的,如果以非学术的方式体现,那就跟他作为学者的身份无关了。即便是公共知识分子,对社会现象发表看法,也应该有一定的专业基础。我赞成已故经济学家杨小凯先生的说法,用“学术良心”可能更合适。
 
网民:那么什么是“学术良心”?是通过学术研究的方式表达“良心”吗?
 
聂辉华:是的。你可以看看杨小凯先生在一篇评论林毅夫教授的文章里的最后一段话:国内很多哗众取宠、政治宣传式的“经济研究”之所以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并不因为这些经济学家学识不够,而是他们缺乏起码的学者“良心”。很多并不需要很多研究,一般老百姓都知道的事实,却被经济学家们的研究用新名词搞得像云雾山中的东西。1956年强迫合作化的事实被人说成自愿,九十年代初圈地运动股份化运动中人所共知的大规模贪污,在中国经济学的文献中却找不到系统的纪录,还是一个不做经济学术研究的何清涟用记者方式给我们留下了一些这方面的记载。因此我们要利用这个机会大声疾呼,经济学界的研究要讲良心,要尊重事实,不要替有权有势的人做宣传造势。(来源:杨小凯,《经济改革和宪政转轨:回应》,《经济学(季刊)》,2003年第3期。)
 
网民:我总结一下,学者的“学术良心”就是通过学术研究的方式来批评政府和批判现实,从而改进社会总体福利,对吗?
 
聂辉华:这个概括很准。因此,要看一个学者是不是有“学术良心”,而不仅仅是学术水平,关键是看他敢不敢、会不会批评政府和批判社会。
 
网民:我又有点不太明白了。在中国的网络上,批评政府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吗?为什么这对中国学者来说是一个比较高的要求呢?
 
聂辉华:普通网民如果只是泛泛地批评政府,那么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一旦涉及集体行动或者可能导致群体事件,那么这是有问题的。对于学者来说,第一,批评政府仍然需要勇气。即便不考虑当下的大环境,在过去几年,知名学者点名道姓地批评政府的具体行为,也是有一定代价的。第二,批评政府还需要智慧。如果学者只是为了批评而批评,那可能是哗众取宠;如果批评缺乏逻辑和现实依据,那么学者的批评跟网民“吐槽”没有差别,而且会被大众“污名化”,反而给学术界丢人。真正有价值的批评,一定是有理有据的,并且能够在批评之后提出改进方案,即“有理论依据的建设性批评”。在当下,我还要特别强调一点,如何理性、巧妙地表达批评,本身也是一种高超的技术。你知道,很多批评的文章可能都不用政府动手,编辑就给你“枪毙”了。
 
网民:难道每个批评者都必须同时提供解决方案吗?我可不可以就是批评?
 
聂辉华:当然可以。有的人善于发现问题,批评不好的现象,但是他未必善于解决问题。提出真问题,才能解决问题。我们不能苛责所有学者是全才。当然,如果既能提出问题,又能解决问题,这类批评更容易被政府接受,也就更容易改进社会福利。
 
网民:那么,不敢批评政府的学者,是否就不是真学者?
 
聂辉华:不能这么说。学者作为一个专业人员,首要职责是做好学术研究。一个人只要做好了本职工作,我们就不能说他不是学者。有些人喜欢研究一些技术性问题,或者纯理论问题,这些问题都不直接涉及政策评价,也就谈不上批评政府或批判社会了。另外,在当前的大环境下,每个人做研究和批评的成本、收益不同,有些人选择去研究那些不敏感的问题,这也是理性的选择。
 
网民:看来你对批评者的要求挺高。那么,你认为现在的中国经济学界有符合“学术良心”的学者吗?
 
聂辉华:当然有啊。比如,在近期关于产业政策、国企改革、产能过剩或僵尸企业的问题上,很多学者仗义执言,批评政府的一些不当政策,提醒我们要坚守市场经济的理念和方向。
 
网民:最后一个问题,可能比较敏感。你被人批评过不够“胆大”吗?呵呵。
 
聂辉华:的确碰到过这种批评。我的回应是:看一个学者的批评的勇气和智慧,就看他敢不敢、能不能说一些普通人不敢说的话。2015年前后,我在FT中文网发表了五篇文章——《中国反腐的政治周期效应》、《中国反腐为何叫好不叫“座”?》、《中国贪官自杀的成本收益分析》、《为何中国政企关系如此复杂?》和《中国官员级别的政治逻辑》。这些文章没有一篇不是敏感的,敢写就不容易了,能发就更不容易了。另外,我在共识网上还有一些影响很大的访谈,这就不必多说了。呵呵。
 
长期从事企业管理,却感觉无章可循;梦想打造创业团队,又深陷人员管理之难?请关注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聂辉华的新书《跟<西游记>学创业——一本人人都要读的管理秘籍。这是中国第一本企业理论通俗读物,中央电视台两次推荐,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文艺之声频道和都市之声频道两次对该书和聂辉华教授进行了一小时直播专访,世界著名华人经济学家黄有光教授、共识网总裁周志兴先生等人联袂推荐。京东、当当、亚马逊正在热售,点击链接直接购买。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