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聂辉华 > 诺奖得主迪顿对青年经济学者的告诫

诺奖得主迪顿对青年经济学者的告诫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迪顿(Angus Deaton)获得了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他是英国爱丁堡人,今年70岁。在剑桥大学完成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现为普林斯顿大学威尔逊学院和经济学系教授。诺奖委员会认为他的主要贡献是对“消费、贫困和福利”的分析。

迪顿的研究非常重要,但是技术性很强,因此大众很少听说过他。有趣的是,诺奖委员会网站有一个投票:你是否听说过迪顿关于消费者选择和福利测度的研究?70%的网友选择了“NO”!

除了高深的学术研究,迪顿在英国皇家经济学会快报(Royal Economic Society Newsletter )上,每半年就发表一篇短文,评论经济学和经济政策。这里摘译2007年的一篇。“聂氏政经评论”(微信号:ruc_nie)首发。

 

《青年经济学者的随机漫步》(Random Walks By Young Economists)

 

青年经济学教师的就业市场正在萎缩。今年普林斯顿大学不同寻常地接待了18个候选人的工作面试,但是只有8个位子,其中5个人目前接受了职位。最近这些年最明显的特征是,做应用经济学的人更多了。考虑到经济学者的工资比较低,尽管工资在急剧增长,新进的助理教授(讲师)很少教课了,一般第一年就一门课,第二年两门半课。今年的就业市场上,大家的研究五花八门,包括佐治亚州的监狱假释制度,非洲的艾滋病,印度的儿童免疫,新闻报纸的政治偏见,蚊帐,疟疾,娃娃兵,等等。在领先的经济系中,只有斯坦福大学的毕业生还在研究传统问题。二十年前,根本就没有人研究这些问题。今天看起来很流行的这些问题,例如贫困,不平等,国内和国际健康,教育,环境,以及发展问题,被留给了其他学科去研究,因为标准的经济学缺乏分析这些难以定义范围的问题的工具。

那么,现在经济学究竟可以给疟疾、娃娃兵以及假释委员会的后果等问题带来什么新洞见呢?价格理论肯定不再是我们的比较优势。这并不是说它不能应用于这些广泛的话题,贝克尔(1992年诺奖得主)早已反复运用过它。但是,如果今天的研究生知道了任何关于价格理论的知识,它应该归功于自学成才,因为价格理论不再出现在“最好的”美国经济系的课表上。经济学家的优势,如果它存在的话,是他们的数据挖掘技巧(data handling skill)以及良好的计量经济学技术。如果说上世纪80年代的典型学位论文是展示价格理论,然后应用非线性极大似然方法来估计一个非常小的样本,那么今天的典型学位论文就是很少或者几乎不使用理论,而用更简单的计量方法以及成千上万个观测值。在何种程度上数据可以有效地替代理论,这是一个有待探讨的话题。

最近这些年,主流的计量方法是工具变量(IV)。学生们不再关注一篇论文的主题是什么,而是关心IV是什么。当IV变得越来越巴洛克(浮夸)时,这一方法的流行终于停息了。此时,真实实验(实验室实验和田野实验)被作为修补方法快速取代计量方法。典型代表就是MIT的贫困实验室(J-PAL),这是对世界银行以及其它发展机构的项目失败的反应。J-PAL在贫困国家做了大量关于健康和教育的随机控制实验(RCT)。RCT在研究生和青年助理教授中象野火一样蔓延开来。一个普林斯顿大学的研究生甚至说服了墨西哥市来随机选择街道!

这场运动不象它所宣传的那么低调。MIT经济学家Banerjee甚至建议世界银行停止任何资助项目,除非该项目进行了恰当的随机控制实验。RCT已经取得了令人惊讶的成果,并且质疑了之前的一些理论。但这并不是说他们解决了计量经济学的问题。事实上,许多RCT论文可以被不同的计量分析结果所解释。RCT是否比大样本数据更适合替代(价格)理论,这仍然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

最后,很难说研究质量不是更多地取决于人而是取决于方法。当然,今年最好的博士毕业生在研究上已经有了重要进展并且展示了极好的想象力和技能,尽管尚未解决的方法论争议依然存在。也许在不久的某天,理论经济学家和应用经济学家之间还会有一次紧密的对话。

(原文来自Deaton教授个人主页。由于时间仓促,摘译难免不当,仅供读者参考。作者聂辉华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经济学院教授。“聂氏政经评论”(微信号:ruc_nie)首发!)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