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聂辉华 > 反腐败面临的六大严峻挑战

反腐败面临的六大严峻挑战

文/聂辉华

 

人大国发院副院长聂辉华认为,当前反腐败面临六大严峻挑战:国际认同问题、平民官员的出路问题、庸政懒政问题、官员自杀问题、选择性反腐问题和民粹主义陷阱。

 

2015年4月15日,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举行《2014中国创新报告》发布会,国发院副院长、经济学院教授聂辉华就反腐败问题发表了自己的最新研究心得。以下是演讲内容。

 

    我做的分报告是关于“创新纪检监察体制,遏制一把手腐败”的问题,这个问题是一个老问题,也是一个新问题。报告的内容大家都可以看到,所以我就不讲了。这是一个提纲,我们首先回顾了一下反腐败的成效,就是纪委监察部门抓了很多大老虎,拍了很多小苍蝇。我们用了一些数据归纳了“一把手”腐败的特征,我们也提出了遏制一把手腐败的制度安排,以及讨论了几个有争议的问题,比如谁来监督纪委这样敏感的话题。

    今天我借这个机会讨论几个新的问题,这反映了我对这个问题新的思考。我归纳为六个值得高度关注的问题,也可以说是反腐败面临的六个严重挑战。最后我谈一下解决问题的方法。对于学者来说主要职责是提出问题和分析问题,解决问题主要是靠政府,当然我们做智库的可以为解决问题提供一些思路。

    当前反腐败面临第一个严重挑战,就是中国反腐败叫好不叫“座”。在2014年底的时候国际透明组织发布了国际清廉排行榜,中国在这个排行榜上位置不高。全世界175个国家和地区,中国排名100位。而中国前两年还在80位,为什么中国加大反腐败两年之后,中国反腐败排名不升反降呢?这是一个比较尴尬的问题,也是一个有趣的问题。有人注意到我在FT中文网上写了文章对这个问题进行专业解读,但是我们解读的角度和政府不太一样,这个问题实际上涉及到反腐败的国际认同问题。

    第二个问题,最近明星官员、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被抓了。他是人治的典范,一个平民官员,通过铁腕反腐、全民招商和大搞基建,通过做大政绩获得步步高升。问题在于,如果连仇和都因腐败被抓了,那么多平民官员何去何从呢?这涉及平民官员官场心态和上升空间问题,绝对不容小觑。共识网今年3月份对我做了一个专访《仇和倒了,平民官员何去何从?》,我谈了一些我的观点。

    第三个问题,高压反腐之下,出现大量庸政和懒政问题。李克强总理在东北调研的时候发脾气了,说去年批的土地70%在闲置,土地给了,一直闲着,钱下拨了,仍然“趴”在帐上。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李克强都很关注这个事情,因为他要对增长负责。那么,我们如何在发展经济和推动反腐败方面取得比较好的权衡呢?怎么才能既反腐败又发展经济呢?这个问题我们也没有看到特别好的解决方案。

    第四,大家可能也注意到最近几年官员自杀数量在逐渐提高。我这里做了统计,2012年自杀官员12个人,2013年7个人,2014年陡然增加到39个人。如果做一个简单的线性回归,会发现反腐败加强和官员自杀增加是显著正相关的,但是我没法说这是因果关系,只是相关关系,但是这个相关关系也值得我们高度重视。在这些自杀官员当中三分之一左右涉及腐败官员。问题在于,为什么这几年贪官判死刑的已经很少了,过去十年每年大约1个,然而自杀的官员却越来越多了?这是不是值得我们高度重视呢?就是反腐败高压情况下,如何关注官员心态问题,如何保护官员的人力资本问题,这也是不可回避的一个重要话题。

    第五,尽管大家看到很多大老虎或者苍蝇被抓,但是仍然在怀疑是不是存在“选择性反腐”。很多人觉得自古以来中国反腐策略就是,先让官员通过腐败确立对上级的忠诚,然后通过选择性反腐来清楚异己。网上流行的“苏绰定律”,我经过考证之后发现它其实是假的。那么为什么那么多人会相信选择性反腐呢?我们怎样才能让大家相信反腐败是官员面前人人平等呢?我觉得纪委要做的工作恐怕不是抓人那么简单。

    第六,何时才能出现第100只“老虎”?我也上中纪委的APP,这上面可以看到很多新闻,但是最近一个月过去了我们始终等不来第100只老虎。似乎纪检监察部门让自己掉入了一个陷阱:如果它不断抓住更多老虎,老百姓就会说,果然是无官不贪啊;但是你抓的少了呢?就说你是懈怠了。所以,纪委很难把这个工作撇清楚,那么是不是要厘清纪委到底是干什么?我们反腐败的目标就是不断抓贪官吗?可能不见得是这样。

    为了解决上述六个问题,必须让反腐程序化、透明化、制度化,从运动式反腐到体制性反腐,从治标到治本。首先,在谈到治本的时候,我们不应该把注意力放在抓贪官上面,最重要是预防腐败的制度。一个好的反腐败制度应该是没有腐败,这也是对官员的保护,不能等到一个大贪官出来,把他抓了,老百姓很高兴,这不是一个正确的方法,但是目前我们没有太好的进展。

    其次,官员被抓以后有没有公正的、透明的、公平的审判制度?现在我们很多人在关注,2013、2014抓了很多贪官,2015将成为审判很多官员的一年,这个过程能不能更透明。

    最后引申到我们报告的结论。我们报告提出了预防腐败或者治理腐败的几个结论,这个结论并不是新的。严格来讲反腐败没有什么奇招异术,也没有终南捷径。我们认为限制权力是基础,监督权力是关键,提高激励是保障。在中国的情况下,你给了权力要监督他太难了,限制权力比监督权力更容易操作。刚才我们祁教授也谈了,我们党委没有权力清单,怎么限制一把手的权力,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但是我们不能光谈限制权力,权力和责任是相关的。现在的体制下我们是政治责任无限放大,他的权力也要无限扩大。所以在没有解决政治责任的前提下光讲限制权力也是缘木求鱼。第三点是要提高对官员的激励。我们不断说官员就要为人民服务,官员拿低薪。但是大家不要忘了,每年考公务员的人都是非常聪明的人,这么多的精英进入政府机关,他拿到的报酬是低于市场化的报酬,他怎么安心办事呢?政府掌握这么多的资源,但是不能和他的报酬匹配,这是有问题的。我们不能光有大棒,而不给胡萝卜,这不是好的激励体系。我们有一个倾向就是民粹主义倾向,一给教师加工资,一给公务员工资,就有很多人反对。

    最后就是反腐败的最终境界就是让官员不能贪,就是严格限制权力。第二个就是不敢贪,这个就是监督,很重要的就是媒体监督,但是现在媒体监督做的很不够。第三个就是不想贪,就是我有足够的报酬,有丰厚的退休金,没有必要贪污,这就是我提到的激励机制。

 

    参考文献:

    1、聂辉华、王梦琦,2014,《中国反腐为何叫好不叫“座”?》,FT中文网,12月17日

    2、聂辉华,2015,《仇和倒了,平民官员何去何从?》,共识网专访,3月27日

    3、聂辉华,2015,《中国贪官自杀的成本收益分析 》,FT中文网,1月12日

    4、聂辉华,2015,《为何人们更相信“用贪官反贪官”?》,FT中文网,3月25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