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聂辉华 > 蚂蚁集团就是披着科技外衣的现代当铺——蚂蚁集团暂缓上市评论之二

蚂蚁集团就是披着科技外衣的现代当铺——蚂蚁集团暂缓上市评论之二

一、马云的三板斧
 
10月24日,阿里巴巴和蚂蚁集团创始人马云,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炮轰中国金融监管体系,引起轩然大波,甚至间接导致了蚂蚁集团被暂缓上市。马云说了什么呢?
 
马云扔出了“三板斧”。第一,巴塞尔协议是治老年病的,中国是年轻人,不适用巴塞尔协议。【笔者注:换句话说,放贷不需要资本充足率,要允许无数倍杠杆。】第二,今天需要“政策专家”,而不是处长式的“文件专家”。【言外之意,金融监管部门负责制定政策的处长们压根不了解互联网金融的实践。】第三,今天的银行延续了当铺的思想,抵押和担保就是当铺。我们要用大数据为基础的信用体系取代当铺思想。【银行和当铺都需要抵押,互联网金融不需要抵押。】
 
听上去是不是很爽?马云是不是帮大家出了一口恶气?中国的监管部门是不是该骂?好像是。但是,如果你学过经济学或金融学的基本理论,你就应该发现,马云的“三板斧”,纯属“李鬼耍大刀”,他树立了一个错误的假想敌,又不懂斧头发力的物理学逻辑,结果反而砍伤了自己。极具讽刺意味的是,马云尖锐地批评银行是当铺思想,但他的蚂蚁集团也不过是披着科技外衣的现代当铺而已!
 
二、金融的本质
 
我这样说,估计所有人都感到不爽,包括那些常年被蚂蚁叮噬的粉(diǎo)丝们。好吧,我们来学习一点粗浅的金融学常识。
 
金融是什么?它的本质是跨时空的价值交换契约。张三从隔壁村的李四手里借了100块钱,约定一个月后还给李四本金和利息。这就是一种最简单也是最普遍的金融活动,我们可以称之为借贷契约。在这份借贷契约中,最关键的问题是什么?是信息不对称。第一,贷款人李四不知道借款人张三的人品如何,他会不会赖账不还?这属于事前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如果都是赖账的人来借钱,那么就没人敢放贷了,这就会导致所谓的“逆向选择”问题。第二,李四不知道张三借钱去干啥,是去喝酒了,还是赌博了,或者是投资了?如果是用来喝酒了,那么张三很可能还不了钱,这就给李四带来了坏账风险。这种事后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就是所谓的“道德风险”问题。
 
那么,如何才能解决逆向选择和道德风险问题呢?说白了,就是如何保证借款人“还钱”。古今中外,所有的金融体系以及监管制度,都是围绕如何更好地解决这两个问题产生的。当铺就是古代的银行。当铺怎么解决还钱问题呢?抵押!如果张三缺钱用,可以去找当铺,当铺会让张三提供抵押品。这个抵押品的价值,通常要超过借款的本金(100元),因为当铺还要考虑抵押品的流通成本或者手续费。比如张三拿一个祖传的镯子来抵押,这个镯子的市场价格是200元,那么就相当于按抵押品50%的折扣放款。而且,张三到手的钱可能还不是100元,而是90元,另外10元被扣作利息了。如果一个月后张三来还100元,那么他的镯子就物归原主,10元利息不会被归还。如果一个月后张三还不了100元,那么镯子就被当铺没收了,其所有权就从张三转移到当铺了。抵押品以及担保物(人)就是当铺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的主要办法。
 
因为信息不对称问题永远存在,所以现代金融体系就是以抵押品为核心的借贷契约。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哈特(OliverHart)在其唯一的一本著作《企业、合同与财务结构》里明确指出,“银行在任何时候都要确保未偿付的债务价值与项目中剩余的价值——包括抵押品的价值——之间的大致平衡”。这是债务契约的核心。如果是股权呢?股东虽然没有任何抵押品,但是股东可以行使投票权来撤换经理人,这也是一种权力。总之,资本所有者总是需要一种权力来确保自己的财产得到足够的保护。
 
三、隐私就是抵押品
 
在大数据时代,我们不再需要抵押品,照样可以从互联网金融机构(例如“借呗”)得到贷款。这就是马云说的,用大数据实现了所谓的“信用”贷款。可惜,事实不是你(和马云)想象的那样。
 
你想过没有,为什么你在网络平台上不敢借钱不还?为什么网络平台不太担心你赖账?因为你的隐私在别人手里!无论是支付宝还是微信,都全面地获取了你的姓名、身份证号码、手机号码、工作单位和住址,以及人脸和指纹这些独一无二的生物信息,它们还知道你每天的衣食住行,知道你有几套房,甚至知道你在哪里开房。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私人公司,能够掌握这么庞大的隐私数据库,甚至政府也没有掌握它们那么多信息。在大数据时代,阿里巴巴和腾讯公司就是全世界权力最大的私人企业,它们是真正的帝国,它们是传说中的“利维坦”。
 
网贷公司的确不需要你提供抵押品,因为你早已将自己的隐私抵押给了对方。你敢不还钱?它们会用你上传的手机通讯录打爆你的朋友圈,会将你的欠债信息通知你的单位和所有的亲戚朋友,甚至能让你上不了淘宝、用不了微信。在防疫“常态化”的环境下,一个用不了淘宝和微信的人,连健康码都没有,当然寸步难行。在大数据时代,在网络巨头面前,我们所有人都在“裸奔”。我们是不需要抵押品,但我们早已纳了“投名状”。毫不奇怪,除了少数人有点贷款逾期,谁敢欠债不还?除非他从此不要“脸面”,隐姓埋名,浪迹江湖。
 
从博弈论的角度讲,“信用”从来不是一个道德问题,而是一个利益问题。真正的信用,是建立在守信的收益大于成本的基础上。否则,一切都是空谈。所以,别幻想什么“信用贷款”了。银行发行的贷记卡也是信用卡,你见过无条件的信用卡吗?你违约试试?
 
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和保护个人隐私是成正比的。欧美发达国家对于个人隐私有严格的保护,因此即便互联网巨头掌握了大量个人隐私,也不能将个人隐私和贷款关联起来。而正因为缺乏个人隐私,所以所谓的“金融科技”(fintech)公司在传统银行面前,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优势。我在前面介绍了两位美国经济学者发表的最新论文《金融科技借贷者:放宽甄别还是撇油脂?》,这篇文章发现,相对于传统借贷机构,金融科技公司的贷款违约率更高,因为借贷者把借来的钱用作了别的用途,比如购买汽车。也就是说,网贷公司既没有比传统银行更好地解决逆向选择问题,也没有更好地解决道德风险问题。它们甚至和传统银行一样,使用个人信贷报告来审核贷款发放。因为没有隐私数据,也就没有所谓“大数据”优势。如果网络平台可以随意将个人隐私与信贷关联起来,论网贷,谁又能做得过谷歌、亚马逊和微软这些互联网巨头呢?它们全是傻子吗?
 
不仅谷歌、亚马逊和微软不是傻子,中国的传统银行和机构也不是傻子。你以为只有BAT有大数据吗?如果监管当局允许任何机构将个人隐私和信贷关联起来,你以为只有腾讯和蚂蚁可以放贷吗?房管局没有大数据?水电公司没有大数据?恐怕连快递公司都可以转型做网贷了!
 
蚂蚁集团就是披着科技外衣的现代当铺。没有谁比谁更高明。奉劝某些机构,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最欣赏秦晖教授的一句话,中国的最大优势,是低human rights优势。无它。问题是,这种优势还能持续多久呢?
 
(作者聂辉华系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本文观点与所在单位无关。)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