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聂辉华 > 聂辉华:追忆胡乃武教授二三事

聂辉华:追忆胡乃武教授二三事

今天下午,我和同事一起去食堂吃饭,边走边说。同事突然说,听说胡乃武老师去世了。我当时没留意,继续批判茅台酒的价格双轨制可能助长腐败和寻租。过了一分钟,我突然觉得不对劲,问同事:你刚才说胡老师去世了?他不是一向身体很好吗,刚才是我听错了?同事说,这是中午从另一个同事那里得知的消息。我赶紧联系大师兄周业安教授,从他那里确知胡老师昨晚去世了。
 
我是杨瑞龙教授指导的博士生,而杨老师是胡老师的博士生,因此胡老师是我的师爷。师爷骤然去世,我深感震惊和惋惜!
 
(1)胡老师有着老一辈人特有的认真和严格。2006年,我参加博士论文答辩时,胡老师是答辩委员会主席。通常每个博士生都会提前草拟一份答辩决议,供主席略加修改即可,以便减少老师们的工作量。但是,胡老师从来没有让博士生草拟决议,而是亲手给每个参加答辩的博士生撰写答辩决议。决议的用语非常慎重,优秀的论文会获得“这是一份很好的博士学位论文”的评价,而次优的论文则获得“较好”的评价。我的论文荣幸地获得了第一类评价。
 
博士毕业留校工作后,我的办公室在他的隔壁。胡老师年纪大,不会用电脑打字。于是,他偶尔会请我帮他打印一些很短的发言稿。有一次,我按照他的手写草稿打印完毕,他仔细地看了一遍,然后说有一个地方不太通顺,让我改一下。我看了一下,其实那个句子可改可不改,无伤大雅,当然还是改了。改完我回到办公室继续写论文,几分钟后胡老师又来叫我,说一个词语表达不准确,还要改一下。我看了一下稿件,告诉他,这个词语这样写也可以的,没必要修改。但是,他还是坚持要修改。可能胡老师看出我有点不耐烦(对于一个刚毕业的“青椒”来说,时间就是论文,请原谅!),温和地说:“小聂,给你添麻烦了,你还是帮我改一下吧。”老人家这么说,我顿觉惭愧,赶紧又改了一遍。
 
(2)胡老师关心学生,提携后进。胡老师八十多岁了,还坚持亲自指导博士生和硕士生。他以办公室为家,经常在办公室跟学生讨论论文写作思路。有时,还把我叫过去,征求我的意见。我当时只是一个刚毕业的讲师和副教授,自然受宠若惊,但也不敢造次。2015年,我出版了一本学术普及著作《跟西游记学创业——一本人人都要读的管理秘籍》,并给胡老师送了一本。过了一段时间,胡老师给我打电话,递给我一封两页纸的手写信件。我打开一看,是胡老师专门为拙作写的推荐信。他在信中高度评价了本书的价值和内容,我倍感荣幸,又觉谬赞。我断断续续出版了七八本书,不少长辈和朋友给我做过推荐,但我从来不敢亮出胡老爷子的推荐信,生怕滥用了他的令名。
 
(3)胡老师品德高尚,待人宽厚。胡老师是2009年中国人民大学首批一级教授,培养了众多杰出人才,可谓学富五车。面对学生,他总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从来没有表示出高高在上的威严。他生活俭朴,平时舍不得花钱,买菜都是亲自去超市,但是几年前却慷慨地捐资十万元设立奖学金。我抱怨食堂饭菜不辣,他专门送来老干妈。
 
和老一辈学者比较,我们年轻一代学者掌握了更好的技术方法,有更开阔的国际视野。但是,在为人处事方面,特别是在宽厚待人、乐于助人方面,我觉得年轻人要向我们的老师辈和师爷辈学习。
 
谨以此文,纪念尊敬的胡老师!
 
附:
 
胡乃武(又名胡迺武),1934年5月生,山西文水人。1951年2月参加工作,1959年中国人民大学国民经济计划专业本科毕业,1962年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首批一级教授、博士生导师、校务委员会委员、校学位评定委员会委员、应用经济学分会主席,北京市经济学总会副会长。1992年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曾任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研究所所长,校学术委员会副主任,《经济理论与经济管理》副总编,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科研成果评奖委员会经济学组组长等。改革开放以来,主持多项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和重点科研项目,出版专著(含主编、合著)30余本,发表论文200余篇。获省部级以上科研与教学奖20多项。1986年被授予“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专家”称号。胡老师于2021年6月9日23时2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7岁。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