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聂辉华 > 关于中国经济增长目标的几个关键问题

关于中国经济增长目标的几个关键问题

中共十九大报告为中国的现代化进程描绘了新的目标,并且修改了1987年以来设定的目标和进度。这一新的表述引起了国内外专家学者的广泛关注。在对新的现代化目标进行量化分析时,北大、清华、人大的几位著名经济学家对未来中国的经济增长预定速度产生了明显的分歧。争论的焦点是,中国要在2050年成为一个“现代化强国”,从现在起年均GDP增长率应该要多高?乐观派认为,未来只要中国GDP增长率保持3%左右就可以实现目标;悲观派认为,未来中国GDP增长率每年要大约5%才有望实现目标,而这并非易事。

在中国现行体制下,中央对经济增长目标的安排决定了政治经济资源如何进行配置,决定了党和政府的发展战略和宏观经济政策,也会影响到全球经济增长和波动,因此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为此,我们认为有必要对中国经济增长目标的几个关键问题进行讨论。首先,我们将回顾和比较一下中央对经济增长目标的表述,然后计算几个关键的增长速度。

关于中国中长期经济增长目标的表述模式

改革开放之后,1982年召开的中共十二大首次提出了中国中长期经济增长的目标。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在报告中提出:从1981年到本世纪末的二十年,我国经济建设总的奋斗目标是,在不断提高经济效益的前提下,力争使全国工农业的年总产值翻两番,即由1980年的7100亿元增加到2000年的2.8万亿元左右。

1987年召开的中共十三大首次将中长期目标分成三个阶段:第一步,1981年到1990年实现国民生产总值比1980年翻一番,解决人民的温饱问题;第二步,1991年到二十世纪末国民生产总值再翻一番,人民生活达到小康水平;第三步,到二十一世纪中叶人民生活比较富裕,基本实现现代化,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人民过上比较富裕的生活。

此后,官方关于中国中长期经济增长的目标就形成了固定模式。第一,每十年实现国民(内)生产总值翻一番;第二,以新中国建国100周年为“锚定点”,在2050年“基本实现现代化”。这种表述方式在之后的中共十五大一直延续到中共十八大。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共十六大报告中,时任总书记江泽民总结了“建党一百年和新中国成立一百年的发展目标”。这可能是“两个一百年”目标第一次出现在全国党代会报告中。2012年11月29日,在国家博物馆参观《复兴之路》展览时,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提出了“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从此“两个一百年”开始变得家喻户晓。

在刚刚结束的中共十九大上,总书记习近平提出了新的发展目标和阶段。报告指出:第一个阶段,从2020年到2035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再奋斗1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第二个阶段,从2035年到本世纪中叶,在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基础上,再奋斗15年,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这意味着,延续了30年的中长期经济增长目标表述模式发生了重大变化。第一个变化是,发展阶段由过去的十年为一个阶段变成了十五年为一个阶段;第二个变化是,从过去的三个阶段变成了两个阶段;第三个变化最重要,把基本实现现代化的目标时间从2050年提前到了2035年,提前了15年;第四个变化是,新增加了一个目标,即到2050年建成“现代化强国”。

关于“两个一百年”目标的几个关键问题

新的发展蓝图可以概括为“两个一百年”,即到2020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到2050年时实现现代化强国的目标。第一个目标是具体的,测算方法比较简单,专家学者之间偏差不大。第二个目标是抽象的,但抽象的目标总是要转化为具体的目标才方便中央自上而下进行动员、考核和评估,而专家学者的争议就产生于抽象目标的具体化过程中。下面,我们来讨论一下关于“两个一百年”目标的几个关键问题。

第一个问题:2020年要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需要多快的经济增长率才能实现?

答案:2010年中国现价GDP总值为413030亿元,2020年翻一番就是826060亿元,那么2010-2020年平均每年GDP增长率需达到7.18%。给定2015年的GDP为685505亿元,那么2015-2020年平均每年GDP增长率需要达到3.80%。显然,这个增长率是很容易实现的。事实上,2016年全年国内生产总值初步估计为744127亿元,2017年即可达到80万亿元。这意味着,第一个百年经济增长目标有望在2017年或2018年提前2-3年实现。

第二个问题:如果现代化强国定义为中等发达国家水平,这个标准是多少?需要多快的经济增长率才能实现?

答案:2014年世界银行对于高收入国家的定义是人均GNI(人均国民收入,近似于人均GDP)超过12745美元。考虑高收入国家标准不变的情况下,2017-2050年的平均人均GNI增长率只要达到1.32%即可。但高收入国家的标准是动态调整的,从2004年的9385美元涨到了2014年的12745美元。不妨假设2015-2050年高收入国家的门槛人均GNI增长率等于2004-2014年高收入国家的门槛人均GNI的平均增长率3.11%,那么2050年时高收入国家人均GNI的门槛大约为37228美元。在中国2016年人均GNI为8260美元的情况下,2017-2050年人均GNI增长率需达到4.67%才能在2050年迈入高收入国家的行列。又假设人均GNI和GDP总量的增长率相等,这意味着2017-2050年GDP增长率每年要达到4.67%。考虑到中国自1978年就开始了长达30多年的中高速经济增长,如果中国经济一直以大约5%的速度持续增长到2050年,那么中国将实现了超过70年的中高速经济增长。

不过,上述算法是不太严谨的,里面有一些数字“陷阱”。世界银行对发达程度的定义是基于人均GNI,而专家学者们估算时先是将人均GNI等同于人均GDP,然后又假设人口增长率近似于0,这样人均GDP增长率就等同于GDP增长率。这两次指标转换可能导致误差较大。为什么?首先,人均GNI与人均GDP是有差异的。如果一个国家的外国投资较多,但本国居民或企业对外投资较少,那么GDP>GNI。很不巧,目前处于转型时期的中国就是GDP>GNI的状态。因此,使用人均GDP替代人均GNI来估算中国经济增长时,可能会高估中国的经济水平。其次,人均GDP增长率与GDP增长率也有差异。目前中国人口自然增长率从上个世纪80年代的16‰一直下降到近年来的5‰。全面放开二胎政策之后,人口增长率可能会上升,但老龄人口比重也可能会上升。如果非劳动人口增长率提高了,那么人均GDP增速就会低于GDP增速。换言之,我们前面对GDP的期望增速需要进一步调高,实际上提高了中国实现发达国家收入的难度。

第三个问题:假设中国从2017年起继续保持6%的GDP增长率,那么,哪一年可以赶上美国?如果中国在2050年实现了发达国家水平,GDP总量是美国的多少倍?

答案:按现行官方汇率,2016年中国和美国GDP总量分别为11.1991万亿美元和18.5691万亿美元。假设中国从2017年起继续保持5%的GDP增长率,美国为2.5%的增长率,并且不考虑汇率变化,那么大约在2037年中国GDP总量将赶上美国(31万亿美元),同时在2050年总量(58万亿美元)大约为美国总量(42万亿美元)的1.37倍。据此,我们画出了中美两国GDP竞赛图(图1)。

当然,上述结果仅仅是按照目前情况进行的估算。中国如果要实现“两个一百年”的中长期目标,除了经济增长速度不能太慢,还需要直面国内外各种挑战,还需要啃下多个改革的“硬骨头”。其一,国际环境总体和平,中美关系没有大的冲突,中国周边局势比较稳定;其二,国内政治稳定、社会安定,继续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其三,制度是长期经济增长的根本因素,因此要进一步深化改革,重点是完善产权保护和缔约制度,改善落后地区和内陆地区的营商环境;其四,转变经济动能,从依赖投资驱动到依赖创新驱动,使全要素生产率继续提高,真正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其五,完善市场经济体制,核心是完善要素市场,加快户籍制度和土地制度改革,使劳动力能够实现自由流动;其六,协调推进区域经济增长,从过去强调区域经济的“极化效应”到强调“拉动效应”,有效减少区域经济失衡现象;其七,稳妥推进政治行政体制改革,实现全面依法治国,为国家长治久安奠定基础;其八,深化国企改革,减少行政垄断,促进国有经济和非国有经济的协同发展;其九,加大教育投入,建设人才强国,引领技术创新潮流;其十,稳步推进一带一路战略,保护中国公民和企业的海外利益,让中国制造全面走向国际市场。

作者感谢包家昊、邹静娴提供的数据帮助,但文责自负

文章首发于财新网观点频道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