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聂辉华 > 我们都是法盲 | 经济学界那些事儿

我们都是法盲 | 经济学界那些事儿

【按】本文写于2017年8月3日,系真实事件。

文/聂辉华(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虽然已经进入8月份了,但是人民大学其实并没有完全“放假”。整个7月份,人大有一个暑期小学期,很多师生在学校,我自己除了调研几乎都在学校工作。这几天,我在食堂吃饭时还碰到不少老师在“加班”。因此,和往常一样,如果要回家吃晚饭,我必须赶在堵车高峰之前离开。今天下午4点半,我工作和健身之后,从人大西门坐上了一辆出租车。刚上车,司机就问我是不是在这里工作?我说是的。他接着问,你们这学校有法律系吧?凭经验,我知道他肯定是想咨询打官司的事情。于是,一段颇有意味的对话开始了。非法律专业的读者,就当是一次法律常识的考试吧!

    我:人大有法学院,是全国最强的法学院之一。你是想打官司吧?

    司机:对,交通肇事案件。你是学法律的吗?

    我:我不懂法律,不过你说说案情,也许我能提点建议。

    司机:你不懂法律,怎么能提建议?

    我:嗯,干我们这行的特点就是不懂也能提建议(地命海心嘛,递折子时多大的建议都敢提,比这不知高到哪里去了!),要不你说说看?

    司机:一个司机在路上把我老父亲给撞了,我准备起诉他刑事责任。

    我:刑事责任是公诉,需要检察院才能提,你好像不能提。你父亲怎么样了?

    司机:被弄了个十级伤残。

    我:听上去好像不太严重?(我在心里打赌一级才是最严重的等级。)

    司机:是不太严重,脑袋有点问题,听力有点问题,现在没啥事了。

    我:哦,人没事最要紧。你父亲高寿?

    司机:90多岁了。

    我:这么说是司机剐蹭了一下你父亲吧?肯定不是撞的啊。

    司机:是车子拐弯时别了一下。

    我:司机没跑吧?交警怎么定责的?

    司机:交警判司机全责,赔了几万块医药费。

    我:那我估计你很难有别的赔偿了。其实人没事最要紧,对吧?你还想要什么呢?

    司机:关键是,那孙子一次都没去医院看我老父亲,我气不过啊。所以想提一个肇事逃逸的刑事诉讼。

    我:他不是付了医院的钱吗?好像没逃啊。

    司机:这就是我的问题。他碰了我父亲之后当时就走了,是交警查看视频才根据车号找到他。然后让他去交警队配合调查的。你说这算不算肇事逃逸?该不该提刑事诉讼?

    我:这个问题好像比较专业啊。如果交警叫他去,他就去了,也没撒谎,也赔了钱,这就是主动配合调查。就算是他有责任,恐怕也算自首吧?

    司机:这怎么能算自首呢?跑了再回来也能叫自首?

    我:嗯,这里面比较复杂。实话跟你说,我研究腐败,就知道查处腐败案件时对“自首”的认定是很技术性的,灵活性很强的。打官司,很多时候其实就是抠细节。

    司机:那法律为啥就不能写清楚呢?

    我:呵呵,法律要是都能写清楚,要律师干嘛?律师很多时候就是帮你抠细节的。

    司机:那假如他这算逃逸,他又找了关系没被起诉刑事责任,我能不能起诉他刑事责任?

    我:你怎么知道他找了关系?

    司机:这司机跟我是一个地方的。要是没找关系,怎么法院开庭当天才通知我?我赶不过去,就让律师去了。结果法院一审的判决结果跟我律师修改后的民事起诉书上的金额一模一样。这还不是他找了法院从中做了手脚吗?

    我:会不会是法官事前跟双方律师都见面调解了一下,然后按简易程序审判?这样省得二审再搞一次,可能是合规的。

    司机:那我就问,我要是觉得这里头有猫腻,能不能再提刑事诉讼?

    我:嗯,个人肯定是不能提起公诉的。如果你觉得公安和检察院不作为,你可以起诉它们。如果非要自己去提刑事诉讼,那叫自诉。但自诉是有前提条件的,什么条件我也不太清楚了。

    司机:你也不清楚?那你能帮我推荐一个懂法律的老师吗?

    我:人大东门进去往左,有一个北京地石律师事务所,是人大法学院提供法律咨询的地方,你明天可以去那里问问。一会下车时,我帮你从网上找它的咨询电话吧。

    司机:那敢情好。其实我就是想通过刑事诉讼给他一个警告,至少再赔点营养费吧。

    我:我明白了,你主要是对他的态度不满意吧。也是,一个地方的,居然都不去看你老父亲,这不讲道德啊。

    司机:对啊,这孙子的态度太可气了。而且一个地方的,他以为他能找关系,我就不能拿他怎么着?我就是不让他好过。

    回去之后,我深刻反省了一下,竟然回忆不起来大学阶段学过什么法律课程,只记得一句名言:法律是显性的道德,道德是隐性的法律。中国要建设一个法治国家,这就意味着大家都要学会用法律手段解决问题。可是,我们周围的人,有几个学过法律呢?又有几个打过官司呢?经济学专业有一个分支叫法律经济学,弄了几个简单的博弈论模型,告诉我们一些法律条款也要讲究成本-收益分析,但似乎并没有告诉我们什么法律原则。据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写入法律了,我就更迷惑了,法律和道德的边界在哪里?

现在的教科书,大部分脱离实际、晦涩难懂。想看“有趣、有理、有用”的经济学故事?请关注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聂辉华的专著《跟<西游记>学创业——一本人人都要读的管理秘籍。这是中国第一本企业理论通俗读物,中央电视台两次推荐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文艺之声频道和都市之声频道两次对该书和聂辉华教授进行了一小时直播专访,世界著名华人经济学家黄有光教授强力推荐。京东当当亚马逊正在热售,点击链接直接购买。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