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聂辉华 > 我与诺奖得主阿罗的“一面”

我与诺奖得主阿罗的“一面”

【作者按】一大早从微信朋友圈中得知,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阿罗于今天去世了,享年95岁。这是经济学界的巨大损失。阿罗对一般均衡理论、信息经济学和社会选择理论领域做出了奠基性的贡献,并于1972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阿罗一生桃李满天下,他有五个学生先后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2011年6月,我利用在哈佛大学做博士后的机会,在斯坦福大学拜访了阿罗教授以及青木昌彦教授。令人无比痛惜的是,这两位教授都在近年去世。下面这篇短文,是我当时的日记。今天刊发在此,借此表达对阿罗的深深敬意与哀悼!
 
6月15日,我搭乘飞机、火车到达位于加州小城Palo Alto的斯坦福大学。
 
通过斯坦福大学访问学者、南开大学教授邓宏图的安排,16日上午我和青木labor dispute)方面的优势,特别谈到了最近在富士康频繁发生的员工跳楼自杀案例以及本田工厂的罢工事件,并从中国发展阶段的角度谈到了工业化、城市化和赶超战略背景下的国企的角色。但他认为强政府与市场经济是不相容的,私企“戴红帽子”会加剧政企合谋问题,国企需要探索新的公司治理模式。他对中国的前景比我们更乐观,他开玩笑说可能是因为他是局外人的缘故。我必须提及的一点是,他强调要从中国未来发展阶段的目标出发,推进中国的政治和经济改革。
 
17日下午,我和几个中国访问学者在斯坦福大学政策研究中心会议室与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罗教授聊了一个小时。阿罗教授今年89岁高龄,但是精神矍铄,语速比我还快(我说话很快)。我完全看不出他是一个将近90岁高龄的老人。他指出,中国高速增长的秘诀在于低工资,这种增长方式的代价是难以承受人民币升值的冲击。中国学者要在现代经济学领域做出贡献,需要从初中、高中开始革新教育,需要几代人的努力。他解释了他在《组织的极限》中的思想,认为市场和组织是相互补充的两种机制。
 
大师已逝,但他们的思想长存!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