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聂辉华 > Big data,Big brother?

Big data,Big brother?

【导读】现代信息技术和大数据的出现,使得《1984》的场景可能成为现实。将来某一天,全世界的政治体制再也不是区分为“民主”和“专制”,而是区分为“集权”和“更多集权”。

我今天要说的事情,看上去与此无关,实际上与此有关。

我到外省出差,在酒店办理入住手续时,照例要先提供自己的身份证。但是,这一次不够。酒店服务员要求我对着服务台上的一台机器照相,机器将即时相片与我身份证上的照片进行比对,发出“身份证属实”的提示之后,我才可以登记入住。我经常出差,几天前还去了一个沿海城市,但从未碰到这种情况,于是问是不是该酒店自己的规定。服务员说,这是本地公安局对所有酒店的规定。

我猜测,公安部门制定这一规定,是怀疑旅客用别人的身份证来住宿,而酒店服务员可能与旅客“合谋”,因此公安部门干脆要求所有旅客当场验明正身。(抱歉,作为一个研究“政企合谋”的人,我心里就是这么dark。)问题是,增加一台验证机器并不能彻底解决问题。如果有人想帮别人开房间,完全可以拿着自己的身份证开好房间之后再离开,别人仍然可以继续住在酒店。除非酒店服务员随时查验入住旅客的身份证,并且随时手持验证机器。但是这仍然不能彻底解决问题。如果有人想帮别人解决住宿问题,完全可以让别人住在自己家里。警察力量再大,革命群众再多,总不能24小时全面检查地球上所有能住人的地方吧?

于是,更多的问题来了。我不知道当地警方在检查酒店入住登记时发现了多少个冒充的案例,但我想当地成千上万家酒店安装这套设备一定要花不少钱,而且每天成千上万个旅客都照相扫描一定要花不少时间。如果一个事件的概率很低,并且危害很小,那么让所有酒店、旅客以及相关部门人员为了防范这种小概率事件在经济上就是不值得的。好吧,在“稳定压倒一切”的逻辑面前,概率、成本-收益分析是脆弱的,尽管再大的稳定也是有代价的。

即便不考虑经济因素,国家机器对所有公民进行监管、监督或监视,防止任何可疑分子危害社会,这在技术上是不是可行呢?在过去是不可行的,因为信息技术不够发达,所以才需要庞大的国家机器和官僚系统,这对于统治者来说增加了很多代理成本。但是,现在可能是可行的,因为有了互联网和大数据(big data)。利用高度发达的网络技术、监控技术和大数据,在理论上国家机器可以对全世界任何人进行全方位的监视。美国有了无人机技术之后,情报系统甚至认为根本没有必要再派特工了。奥威尔在《1984》里提到的场景,完全可能在今天实现:除了思想,任何公民的任何行动都被监视,每个人头顶上都有一双“老大哥”(big brother)的眼睛在紧紧地盯着你!说不定将来有一天,每个人的思想都会被监控。在恐怖主义向全球蔓延的今天,每个国家的公民都面临一个考验:是放弃更多个人自由以便换取更多国家安全,还是为了个人自由承受更多恐怖危险?

先进技术不仅摧毁了企业管理的中间层,更严重的是摧毁了国家治理的中间层。于是,以分权为方向的全球治理运动,在2001年之后开始转向集权方向。这至少表现为两个方面。第一,中央政府可以直接管理地方事务。例如,借助先进的信息遥感技术,中国国土资源部现在只要每年年初和年末派无人机对全国各地航拍两次,进行比对,就知道每个地方的耕地和绿地面积是否发生了变化。省直管县根本算不了什么,以后象新加坡那样中央政府直接管理全国所有区都有可能。第二,政府最高层可以直接与公民沟通,撇开地方政府直接动员底层群众。只要对手机定位,谁出门、谁上街、谁上访,最高层比任何地方政府都清楚。将来某一天,全世界的政治体制再也不是区分为“民主”和“专制”,而是区分为“集权”和“更多集权”。

在一次国家治理的国际研讨会上,美国爱荷华大学教授唐文方提出了一个新概念:平民威权主义,即威权国家的最高层可以直接动员群众,推进自己的执政目标。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