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聂辉华 > 要不要救市?怎么救?

要不要救市?怎么救?

文/聂辉华

  

    几个月前,中国股市一路上扬,毫无预兆,也无法解释。我4月底在日本访问时,接待者就问,为什么中国股市突然上扬?我无言以对,因为实体经济一直在下行,股市看起来和实体经济并无关系。然而,下跌同样毫无预兆,惊心动魄!

    据公开报道,上证指数从6月12日的最高点5178.19开始快速大跌,9个交易日下跌至6月26日的最低点4139.53,下跌了1038.66点,跌幅达到20%左右。很多个股跌幅超过20-30%。6月26日当天,上证指数大跌7.4%,下跌334.91点。深证成指大跌8.24%,下跌1293.66点。创业板指数大跌8.91%,下跌285.68点。中小板指数大跌8.41%,下跌854.59点。跌停个股超过2000只,创历史纪录。上涨个股仅有58只,大部分是新股与重组复牌类个股。7月9日,上证指数为3709.33,相对于最高点跌幅达28%,大约2.7万亿美元账面市值人间蒸发。

    政府前段时间连续干预市场,但是效果并不显著。央行、证监会不断放松政策刺激股市,或者出台规章限制做空;之后21家证券公司联合出资1200亿元组成平准基金,入市托底;昨天公安部一个副部长亲自坐镇证监会,要严打“恶意做空者”。股市虽然有所上扬,但估计难以持久。由于大部分股民都是普通百姓,其中还包括很多借钱炒股,甚至卖房炒股的人,因此全国股民怨声载道,举国呜咽,好像一场空前的金融危机即将降临。所有的地方,所有的人,都在谈论股市,好像不谈股市就不是地球人似的。

    面对可能的股市危机和政府举措,遗憾的是,很难看到经济学者的专业分析和理性判断。目前,连这次股市危机爆发的原因都没有搞清楚,大家就在拼命出主意救市。面对汹汹民意,几乎没有人再敢反对救市,否则就是民族大敌,这是不正常的。2009年,美国陷入金融危机时期,政府也在是否救市、如何救市问题上举棋不定,一批经济学家签名反对救助华尔街,这样的情况断不可能发生在当下的中国大陆。

    我并非反对救市。如果情势危机,从事后的角度讲,救市是必须的。问题是:第一,目前的情形究竟有多严重?什么原因导致了股市危机?第二,什么是最小成本的救助方式?如何在阻遏危机的前提下最小化政府干预带来的长期负面后果?

    几年前,我就想,为什么中国历史上无法建立起完善的法治和民主制度?因为每当遇到危机,所有的既定制度就被打破,人们总是寄希望于强势的政府。久而久之,政府便越来越强,社会便越来越弱,稳定的制度便难以建立。这与治水社会无关。没有黄河洪水,还有旱灾,还有虫灾,还有外来侵略,这一切“紧急情况”都呼唤一个强大的中央集权政体出现,但政府的边界从来都只见扩张,不见收缩。临时情况慢慢地都变成了常态。当初的巡抚、总督如此,当年的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如此,今天的政府干预市场还是如此。很大程度上,对待股市和救市的态度,微妙地反映了一个经济学家的立场和原则。这一次更是如此。

    有人说,2009年美国金融危机,美国也救市了,还出手拯救了世界最大的汽车巨头——美国通用汽车公司。然而,由于国情不同,中国和美国在救市手段和救市后果上实有云泥之别。根据公开资料,从2006年到2009年,美国政府先后向通用汽车投入将近500亿美元的公共救助资金。然而,2009年通用汽车还是破产了。破产重组后,美国政府拥有“新通用汽车”61%的股份,通用汽车也因此变成了标准的“国有企业”。2010年11月17日,新通用汽车重新上市,美国政府借此出售将近一半的股份。2012年底,通用汽车和美国财政部签署协议,美国财政部将在未来12-15个月内出售完毕其持有的通用股份,完全退出通用。

2013年12月10日,根据US TODAY的报道,美国财政部已经出售了所持通用汽车的剩余3千万股份。通用汽车的“去国有化”之旅,在新公司成立2年内顺利实现。到那时为止,美国财政部总共对通用汽车投入了495亿美元,这些都是纳税人的钱。不过,美国财政部最终仅收回了390亿美元,导致纳税人损失了105亿美元。

    从救市手段上讲,经济手段是上策,行政手段是中策,司法手段是下策。从救市后果来看,任何临时的救助措施都要避免常态化,不能用短期行为取代长期制度。政府应该明确承诺并公布一个计划,深度干预市场是临时举措,政府终究要逐步退出,否则何以“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

    (聂辉华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经济学院教授,作者观点不代表所在单位。)


 


推荐 0